星期日, 一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勿畏惧异样眼光 陈长锋:特殊儿也有才华天赋

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鼓励特殊学生参与童子军的课程,并学习生活技能,日后懂得自理自立。 陈长锋是在为特殊教育学校为童子军生活营主持闭幕礼上致词时指出,特殊学生需获得家长及教师耐心地照顾及教导,同时为后者提供培训及活动,训练他们基本的生活技能,以便他们日后能够自力更生,融入社会生活。 他称,许多人仍以异样的眼光注视特殊儿,其实,特殊儿拥有各自的才华和天赋,需要获得发掘。 他强调,倘若殊殊儿能在童子军的生活营接受教育和培训,他们将学得更多,也能学会自力更生。 陈长锋说,该童子军生活营不但让特殊儿获得教育和培训,也从中提高民众对特殊儿的认知及醒觉。 他续说,特殊儿是社会的一份子,他们不应被排除在外,虽然他们在学习上面对种种的困难,但他们比他人占了优势,尤其是可学习手语及其他的生活技能。

只为拉拢人民支持 林财耀:砂财案是选举预算案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批砂2020年财政预算案是选举预算案,明显是为砂州州选铺路。 他说,纵观砂州政府昨发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主要是以民粹政策来拉拢人民支持,其中包括免费自来水计划、母亲坐月津贴以及3千万助毕业生偿还高教金等。 “表面上,该预算案可说是有许多糖果,但是在还没有公布细节前,我们并不懂州政府如何施行该政策确保达到人民的期望,而且在如此关键时期发布如此的预算案,明显是一个选举糖果预算案。” 砂州预案中的其一战略为发展乡区,即改革乡村发展。州政府拨出41亿令吉,来发展乡区,占总预算案的63%。 “这对于乡区人民来说虽是好事,但是如此冠冕堂皇的说辞,仅是应付2021年的砂州选举,为求稳固乡村人民的铁票。在过去州政府已经把大部分财政预算案重点放在乡区发展,而且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多少成效。最重要的是钱必须花在刀口上,加上州政府行政缺乏透明度,不排除这41亿的拨款将会被滥用作为贿票的用途。” 另外,砂州政府拨款3千万来协助大学毕业生偿还高教学贷。他回应,他欢迎州政府这项政策,但是,州政府如何确保这项政策能够持续,因为每年都有新学生,新贷款。如果只有明年有以后没有,非常明显是为了拉拢新选民应付州选。因联邦政府通过修宪,将选民年龄下调至18岁。

砂希盟与内政部紧密合作解决无国籍孩童问题

砂拉越希望联盟正与联邦内政部紧密合作,以解决砂拉越的无国籍孩童问题 ,并拟定更有效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为无国籍孩童申请为马来西亚公民。 砂拉越希盟的代表昨日(大年初七)在国内与贸易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兼砂希盟主席张健仁的带领下,前往拜会内政部长拿督斯里慕尤丁。除了商讨无国籍孩童的问题外,一行人也与内政部长探讨其他群体,包括砂拉越老人申请马来西亚公民权问题;及砂拉越的毒品问题等。 前往拜会内政部长的人士包括了林思健国会上议员、民都鲁发展局主席约翰布莱恩、武吉亚瑟议员郑爱鸰、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及玛士加汀国会议员莫迪。商 申请公民权的问题分成数个类别;俞利文今天在一篇文告中指出,在昨日的对话会上,彼等所谈论的项目包括了在联邦宪法第15(a)条文下,关于未满21岁的人士申请公民权的事项,其中包括被领养或在父母未结婚前就出生人士的类别。

马拉端25名选手出征首长杯国际跆拳道邀请赛 黄灵彪亲授旗祝福

马拉端跆拳道协会将派出25选手参加于本月19日至21日,假古晋布特拉再也团结体育馆举行的2019年婆罗洲首长杯国际跆拳道邀请赛。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日前在该会武馆举行的仪式上,授旗予该协会主席兼教练刘恭喜,以壮行色。 25位选手来自开中中学2位、东华中学6位、马拉端政中1位、东光小学1位、泗里街圣安冬尼中学7位、泗里街政中1位、圣安小学 1位,泗里街卫理英华小学3位,以及MSN Pusat Cermerlang 3位。 选手们将参加搏击及品势项目比赛。 代表队领队是来自开中中学教师玛沙拉逸(Masaraie)及民强小学的王心柔老师。 教练团有协会主席兼教练刘恭喜、MSN教练江知训及江自咏助教。

认同希盟执政理念 斯里阿曼近百长屋居民加入火箭

近百名斯里阿曼的长屋居民集体加入民主行动党! 行动党斯里阿曼支部主席里昂吉纳日前接获来自Romeo Demam Undup长屋85人的入党申请,而屋长罗密欧瑟里也向里昂表示,加入行动党才是他们最佳的平台选择,尤其现在是希盟执政中央政府。 屋长还说,行动党和里昂一直与长屋居民关系密切,因此,他希望透过行动党的桥梁,将长屋居民的心声及不足之处,传达予联邦政府的领导人。 此外,里昂对于长屋居民的加入行动党深表欢迎,并赞赏屋长罗密欧瑟里对政治的远见,不仅致力为居民争取福祉外,也努力确保长屋居民不被排除在政治主流之外,更何况当地居民目前享获的福利援助主要来自联邦政府。

收了钱袋袋平安 市议会除了推脱还是推脱

民主行动党诗巫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的助理叶玲表示接获许多民生问题,恰如排水问题,路况问题,环境卫生问题等等。 民生问题原归诗巫市议会管辖的责任,当我们接获居民投诉的时候,都会向市议会反应。 这些本来是市议员的责任,可是我们从来都不计较,因为我们抱着服务民众的宗旨。 问题在于,市议会往往不理这些投诉,给的理由是这些是私人道路,他们收到投诉后就没下文了,就比如中兴路后段和乌也路22巷等许多道路。 这些居民住了几十年也都有还门牌税,可是当面对问题的时候,市议会就说这是私人道路来推卸责任。这些人问除了会收门牌税,可随之而来的民生问题,市议会可说是能推则推。 每一年来自联邦道路系统记录的拨款高达3千万,加上门牌税的税收也是3千多万。我们相信市议有足够的款项来人性化的处理上面所提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