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ROS董事被踢爆与国油有利益挂钩 杨薇讳:既得利益又如何期望为砂民争取权益?

1766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揭露,砂首长委任与国油公司(PETRONAS)有利益挂钩者来担任砂石油公司(PETROS)的董事成员,试问这些所谓“斗士”在与国油合作利益受惠同时,如何期望这些拥有即得利益的董事成员与国油公司对抗,为砂州人民争取利益?

她今日在立法议会上指出,砂州设立砂石油公司(PETROS)的目的是监管州内的石油和天燃气公司,包括在砂州水域运营的国油公司。

但令人惊讶是,为什么砂首长能够委任这些靠国油公司获取石油发展工程的人士来担任砂石油公司的董事成员?

她举例,砂石油公司主席Hamid Bugo亦是Sapura Energy Bhd的董事之一,而Sapura Energy Bhd也透过多间子公司即Sapura Offshore Sun Bhd和Sapura Fabrication Sdn Bhd获得Petronas Carigali Sdn Bhd和Sarawak Shell Bhd的工程。

同时,她透露,另外一个董事成员即Mohd Medan bin Abdullah也是民都鲁海港局董事,是Handal Enegry Bhd的董事。

即使Handal Enegry Bhd在2017年12月31日已连续两年面对亏损,但是,该公司依然在2018年3月1日获得Petronas Carigali Sdn Bhd一份为期3年提供钻探用途的液压修井机合约工程。

此外,在今年6月,Handal Resources Bhd亦取得了Petronas Carigali Sdn Bhd价值3亿6000万令吉且为期7年的注水模块供应合约,而该公司的合资伙伴Borneo Seaoffshore Engineering Sdn Bhd亦是与首长阿邦佐的儿子Abang Abdillah Izzarim bin Abdul Rahman Zohari有关,他是Borneo Seaoffshore Engineering Sdn Bhd的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是,Handal集团除了与砂首长儿子有关系,也与砂州政府律师顾问的拿督冯裕中之女儿也与有关联。因为其女儿也持有Handal Energy Bhd达142万令吉的股份,同时受委为董事之一。

“我不确定首长对他的砂石油公司董事成员和法律顾问还有什么期望,既然他们已在国油公司所进行的发展项目中获益,那么首长是否还期待他们继续为砂州向国油公司抗争权益?”

难怪至今,砂首长与国油公司的谈判还是“雷声大雨点小”。而且国油公司缴付给砂拉越的5巴仙的宽限期已截止,砂州政府依旧不敢透过法律途径对付国油公司,这让砂拉越人感到极度失望的。

如今,首长说他已向国油公司提呈了盈余新方案。因此,杨薇讳要求砂政府向人民透露有关新方案,此方案又如何让砂拉越人民受惠。

她更揶揄,有关新方案是否又是让砂当权者有挂钩的关联公司等受惠?或者还是让砂石油公司董事成员受益?”

“无论是哪种方案,至今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可言,看来也只有首长阿邦佐本身才知道自己的宏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