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论调 杨薇讳:砂政盟正是与青蛙同心的政团

首长阿邦佐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的论调,无异于自打嘴巴的廉价政治宣传,为砂拉越政坛再添笑料,同时也进一步曝露砂政盟GPS缺乏政治诚信! 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表示,GPS砂政盟是与“政治青蛙”挂钩并同行的政治党团,其主席竟然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来评述西马的政局,充份披露该党利益至上的政治议程! 她强调,砂政盟2020年初与西马的一众“政治青蛙”,联手发动“喜来登政变”,篡夺民选政权,导致今天马来西亚仍陷入政治乱局中。同时,也让侵蚀世俗价值观的极端宗教政策,有机会频频落实推行与扩大,而砂政盟无疑是背後主要的推手之一。 杨薇讳说,砂政盟本身就曾上演一出“政治青蛙”的剧情,来蒙骗广大的砂拉越子民。2018年国阵失去政权後,砂拉越国阵宣布“跳出”国阵,并组织砂政盟GPS,这确曾令一些人被这个虚假的政治伎俩所误导。 事实上,这不过是砂政盟的障眼法而已!它希望藉此清洗过去与巫统狼狈为奸所创下污秽不堪的政治历史,包括主动且支持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掌控权“送出”给联邦,来换取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也全力在国会中支持领海法令,导致砂拉越丧失油气自主权等。...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

没解决12月往返砂机票狂飙的问题 砂政府扼杀选民回砂投票意愿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指出,12月从西马往返砂州的机票狂飙,这显示出砂政盟和人联的原任交通部长李景胜过去根本没有认真的看待和解决缠绕砂沙两地的高价机票问题,而砂原任首长则只沉浸在兴建更多机场或成立航空公司的梦中,这样根本没有捍卫砂人的权益。 林思健指出,投票是大马人的权益,所有选民可以依据本身的自由意愿投票,民选政府则应该坦然允许选民投票,不是让人看到如今这样设下重重关卡,包括机票的价格,让选民投票的成本百上加斤,这是让人极为愤怒的小动作,根本是不尊重选民。 砂政盟在本次一意孤行的快马加鞭为了避开18岁的民意,不顾疫情让砂人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选举,卫生部长凯里也表明这样的期间根本不适合举行选举,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就是在打脸以阿邦佐为首执意要选举的砂政盟政府,意味着在这样瘟疫肆虐的大环境,无论是砂政盟抑或是人联是疼惜自己的权位,而不顾民众的生死。 “我们知道无论任何阵营担任政府都可能面对这个长期困扰砂沙人民的高价机票压力,特别是在佳节等特定时期,而希盟执政时期就主打在佳节期间提供特价机票,砂政盟则在问题闹大,来自民众的排山倒海的压力下,才半推半就的处理,这样的心态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为民服务。” 如今选委会在公布投票日期后,期待返回家乡投票的选民却面临这样高价的机票,这证明砂政盟为其中一员的中央政府,在为难和意图阻拦要返乡投票的砂选民,同时更不解民间疾苦,砂政盟所谓本身可以捍卫砂拉越和砂拉越人的权益根本是虚伪,更是多次不攻自破。

为提升诗巫人生活品质 诗巫议会应策划新兴元素活动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会最近两年缺乏新的规划,除了改道、改路名之外,缺乏举办新兴创意元素的活动来提升詩巫人的生活品质及增加生活乐趣。 刘必雁建议拟定一个可以停泊餐车,足够空位可以泊车及供人潮走动的地方,设立“餐车集中地”,让餐车有一个定点;或者找一个有人流的地方,例如江滨公园及浮罗巴比码头沿岸,于周末固定时间贩售一些有吸引力的食物,小吃或饮料,让餐车小贩们可以经营他们的生意。“餐车集中地”可以考虑在詩巫第二城市广场的空地上,或者在市区附近找个理想位置,让设计漂亮的餐车成为詩巫新的风景线,年轻人也会喜欢来打卡。 她表示,位于刘钦侯路的城市广场商业中心与2棟高耸的江滨华庭(Waterfront Residence)可以说是展现了詩巫市区沿岸风光的新面貌。沿岸走廊的环境优美,早上与傍晚时分都有人流在此跑动或散步,一边欣赏河流、渡轮及夕阳美景,是非常惬意的地方。这里也有人在此进行水上活动,吸引了不少民众观看。詩巫市议会也可以考虑在这一带广场办些活动,让这一带更具有热闹活络的氛围。 她表示,休闲公园、城市规划、后巷可以加以美化与加强地方特色,这些都是詩巫市议会可以发挥的领域,相信市民们也希望看到市议会发挥魄力及创意,展现才华,让詩巫变得更具吸引力。 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员目前是由各政党委任。她建议应该进行地方议会选举,让那些更有意愿参与市区建设的詩巫人,加入市议会成为市议员,发挥他们的创意才华,让市议会展现出更多的活力及创意,让詩巫被建设得更加美好及有魅力。

国盟上台后减少给砂特别拨款 俞利文质问砂政盟为何默不作声?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砂政盟在《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下,拒绝逐年增加特别拨款予砂拉越的意图及策略。 俞利文补充,是项《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修正法案,是在希盟执政时期致力争取下完成的,包括逐年增加砂拉越和沙巴的特别拨款。 惟,在国盟篡位后,国盟自2021年起减少给予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甚至把在希盟时期增加给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砍半。 俞利文说,财政部长披露鉴于目前沙巴和砂拉越政府正针对收益分享进行谈判,因此拒绝保留在希盟时期设下的高额支付。 此外,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也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透露,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已要求有关特别委员会推迟审查特别拨款的会议。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