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为主席与砂灾委开脱 社青团抨人联青还在状况外

196

人联党对时事几乎不敏感,不解如何抗疫,且在状况外。”

针对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对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利用疫情挑起莫须有课题的指控。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文告如是表示。

社青团团长陈方其指出,沈桂贤不久前为了维护禁止堂食的决定,曾今表示餐饮业领域是曾经发生过感染群,只是砂灾难委员会没有将其公布出来,并表示到他是反对的,只是没有人听他的。

单从沈桂贤的言论,我们就可以看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曾经对于感染群的资讯作出隐瞒。沈桂贤或许不同意这一做法,但是他作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一份子是必须为这个决定负责的。张健仁作为反对党的议员对砂灾难委员会作出质问,欲知道还有什么资讯是被隐瞒的,有何不可呢?

“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的这份文告无非就是要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及该党党主席解围。”

他直斥,为了达到目的,人联青年总团秘书可以漠视对砂拉越人福祉极为关键的问责制度为无物。当然,砂拉越人不要求人联党青年总团了解何谓民主制度,何谓问责制度。但是,当人民的福祉与及卫生安全掌控在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手中,人联党青年总团应该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针对隐瞒疫情资讯作出严厉的批评与及指责。如果象征着人联党未来的该青年团连这最为基本的道理都不懂,那毫不夸张地说,人联党作为砂拉越历史最为悠久的政党将很快完全步入历史。

再者,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的文告里也指出在面对变种病毒时,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作为负责任的一方展现了其应变能力。相信任何有理智思考能力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人联党青年总团为了包庇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无能所编织的笑话。

陈方其也说,如说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真心想避免变种病毒的扩散与及在此同时避免SOP反反复复所带来的困扰,那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早就该在制定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的SOP时就考虑到变种病毒入侵砂拉越的可能性与及该如何避免变种病毒扩散。难道未雨绸缪这一简单的道理,作为数十年政府的砂政盟不懂吗?如果是的话,那砂政盟做了这58年的政府很显然是白做的。

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是第一次在抗疫政策上做到反反复复的情况。在制定政策的这些高官显要们不受任何影响下,深受其害的砂拉越人却要不断为无能的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买单。

对此,陈方其强调,人联党青年总团作为人联党新生代力量,在此事的当务之急是对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作出进言,而不是一再包庇,容忍与及助长其反反复复的抗疫政策。这种作风不只无法让砂拉越人早日脱离疫情的肆虐,反而只能让砂拉越人跌入无底的深渊,陷砂拉越于万劫不复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