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角地契更新费暴增12至25倍 人联党不了解地主的感受

211

沈桂贤在石角一带几年前为一些乡间小路铺了沥青,如今砂政府就把这些地段从乡区地段划为城市地段或和半城镇区,向地主强征12倍至25倍暴增的地契更新费! 

砂行动党主席兼国州议员张健仁今日发文告时表示,如此施政模式,简直就是“施小恩,却要人民买贵单”,给石角这些乡区地主们一点他们原本就应享有的小便利(铺沥青的小路),随即就调高地契更新费12倍至25倍,向他们榨取更多的钱。 

石角各港门地契更新费都暴涨12或25倍 

张健仁指出,这一切从砂盟政府于去年6月份在全州颁布土地重划政策说起。在砂盟政府大笔一划之下,许多原本属于乡区地段被划入半城镇地段和城市地段,地契更新费因此应声涨价,从原本的每英亩200令吉暴增至每英亩2500令吉(半城镇地段)及5000令吉(城市地段)。 

其中,石角受影响的地主,有来自各大港门,从罗知港、味源港、下沙龙、金珠盛、上湾头、甲港到新山肚,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的土地更新费从原本的每英亩200令吉倍政府调高至每英亩2500 令吉或5000令吉。 

没完善基建,就不应征收城市地的更新费率 

张健仁说,在土地重划之前,他们的土地原本是属于乡区地段,每英亩的地契更新费只需200令吉;如今,在沈桂贤几年前为他们的小路铺了沥青后,砂盟政府就大笔一划,将他们的地段纳入在半城镇和城市地段,每英亩的地契更新费也从原本200令吉飞跳,暴增至每英亩2500令吉至5000令吉。 

“虽然小路铺了沥青,道路没扩建、沟渠没建设、电讯网络覆盖依然差劲、路灯设施也欠缺。政府却向他们征收城市区地段的地契更新费。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土地重划,张健仁表示,日前行动党一行人实地拜访石角各个港门的一些地主,与他们交流时,他们纷纷表示对此重划感到无所适,即便他们的土地还有10多年,即2037至2038年才到期。但是,土地重划后带来暴增的高昂地契更新费让他们大感吃不消。 

张健仁透露,石角区许多港门的小路还是属于乡间小路,路面狭窄,宽度一次只能单车行驶,路旁也没有完善洋灰沟渠,都是自然形成的山沟,路灯设施也不足远远才一支路灯,有者更是连网络通讯都有问题。 

有些土地甚至没有政府路衔接(no access road) 

张健仁也指出,根据他们的实地行驶的那些小路和土地局提供的地图对照,一些目前大家所用的小路,根本就不是政府路,而是穿过某某地主的土地。这也意味着,在石角一带,有许多地段没有衔接到政府路(no access road)。

对于这些地主而言,就算他们要申请发展他们的土地为住宅区,土地局也不会批准。

“如此差劣的基建设施,也只有人联党有颜面自夸已有很多发展,而把其列为城市区!” 

张健仁强调,在还没有享有城市区所具备的完善基本设施和服务,政府不应如此仓促的将他们的土地列为城市地段,并将城市区的高昂的地契更新费强加在地主们身上。更何况,在基建设施不完善,这些土地的市价,又如何可与真正城市区地段每英亩几百万的市价相提并论。 

张健仁续称,在日前的拜访中得知,许多地主们是从祖辈那里继承了这些土地,并已居住了几十年,已经到了第三代,他们大多数选择留守这些祖传地。 

“然而,我们看到人联党的代表们为这次土地重划护航说,私人地段的地主可以和发展商共同发展他们的地段,相关费用将由发展商负责,因此,地主无需担心地契更新费的问题。甚至还说受影响地契还有十几年,不需现在申请延长。” 

人联党领袖不了解地主感受 

张健仁认为,会以这种论述来为政府不公的土地政策护航,可见人联党的领袖根本不了解这些地主们的感受,也不接地气。 

第一,还剩十几年年限的地契是非常短年限的地契了。基本上,这些地段,要拿来当抵押向银行借钱,银行也不会接受了。更何况,十几年一转眼就过了。在还没获得批准地契年限延长之前,许多还剩十几年年限的地主都会感到担忧。 

第二,不是所有的地主都会考虑与发展商共同发展他们的祖传土地,大多数还是会选择留守在他们的土地,并传承给他们的下一代。 

第三,许多地主是在他们的地段上务农为生,他们把地卖掉之后,他们以什么为生?难道就要他们的余生单单靠卖地的钱为生? 

第四,石角一带受影响的地段至少都有几千英亩。在这十几年内,那来如此多的房屋或商业发展计划。等不到发展商来发展而又拿不出那笔钱来还更新费的地主又如何?难道他们就这样白白看着政府收回他们的地?还是他们将被逼廉价出售他们的地? 

第五,那些没有政府路衔接他们的地段的地主又如何?因为没有政府路,就不获批准发展。 

地契更新费暴涨,地主蒙在鼓里 

另一方面,在拜访石角的地主期间,张健仁指出,地主们投诉说,他们对政府去年颁布的土地重划政策,浑然不知,完全被蒙在鼓,也没有收到当局的来函通知(土地列入城市地),直到他们看到行动党将此课题曝光在媒体上,他们才恍然大悟,得知他们的土地及地契更新费已“今非昔比”了。 

因此,张健仁认为,政府在规划乡村地成为城市地的过程中,应该要充分与地主进行讨论和征求意见,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担忧,以更好地理解地主的立场,最终制定更符合实际情况的政策,而不是看了副总理在地方上铺了一些路,挖了一些泥沟,就说“石角土地值钱”了,就将土地纳入城市区地段。 

张健仁也表示,行动党欢迎政府的发展。但,在把这些乡村地列入城市区地段之前,政府应该要有一些设定条件,如双向道路、完善沟渠、稳定的电讯服务、必要的市议会服务后,这些工作做好了,再探讨将土地列为城市地。 

无论如何,张健仁强调,行动党会继续为地主们据理力争,争取废除这项不公平的土地重划,同时,呼吁政府落实地契到期自动更新的政策,以一劳永逸解决地主长期土地更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