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法案拖了2年 教育医药自主权还遥遥无期

420

希盟不玩政治,国会下议院投票决定纯粹以沙巴砂拉越利益为优先。因此,希盟一众国会议员今天下午一致支持修宪法案,恢复1963年宪法中“马来西亚”的定义,即,沙砂在马来西亚的地位,有别于西马11州属。

但是,我欲强调的是,这个修宪法案基本上与希盟政府于2019年4月所提呈的修宪法案是一样的。它是沙砂两地趋向“平等伙伴”的第一步。遗憾的是,这第一步原本应该是在2019年4月就已跨出的,但是,因为砂政盟以其政治利益为主要考量,当时拒绝了希盟所提出的修宪法案,导致拖延了2年8个月后才踏出这第一步。

如果没有砂拉越选举,也不知道还要拖多久国盟政府才会踏出这第一步?

很明显的是,降低沙砂两地地位的《1976年修宪法案》是国阵政府所提呈的。虽然对沙砂两地不公平,但因为过去巫统的一党独大,砂拉越的国阵议员都不敢发言。虽然最近10年有很多要求恢复1963年宪法中“马来西亚”定义的声音,但都不获得国阵的正视。

只有直到2019年希盟执政了之后(自1976年之后的43年),联邦政府才第一次在国会正式提呈《2019修宪法案》,要求恢复沙砂两地的地位,但不获砂政盟因政治利益和考量而不被通过。

很明显的是,如果没有2018年的改朝换代及希盟当年的2019年的修宪法案,也不会有今天这项2021年的修宪法案。

我必须声明的是,这项修宪法案只是第一步,也只是涉及马来西亚的定义,并没有实际的权力下放的法律效益,除非连带联邦宪法中第9附件有关联邦和州属事务的条文也被修改。

对于国盟政府拒绝修改联邦宪法中的第9附件,即不同意下放教育和医药自主权给沙砂两地,我深表遗憾。

砂政盟在砂拉越就大声喊话要争取教育和医药自主权,其中喊得最大声者莫过于人联党和沈桂贤。但是,到了联邦和国会,真正需要坚持的时候,它们却退缩,不敢出声,也不敢争取。

就连我的动议已经替他们开了路,他们却不敢乘势争取。

在国会提呈修宪法案不是一件常事,如果今天不是希盟已开始了,而砂政盟又需面对砂州选举,我相信也不会于今天在国会提呈。

今次国盟和砂政盟不顺势下放医药和教育自主权给沙砂两地政府,看来沙砂争取教育和医药自主权的事项,遥遥无期,是否要等到第13届州选来临再做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