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协助共组联邦政府 砂政盟是国盟丶巫统与伊斯兰党的代理人!

242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候选人杨薇讳说,从臭名昭彰推翻民选政府的“喜来登”阴谋开始,巫统丶伊斯兰党及土团党,在砂政盟(GPS)大力协助之下,组成了联邦国盟政府。

随着慕尤丁领导的政府倒台,有异於沙巴民兴党的做法,GPS包括人联党,再次支持巫统与伊斯兰党另组政府。倘若缺乏GPS的鼎力支持,国盟并无法拥有多数的议席组成政府,因此,该党团无论如何辩解,都不能撇清与巫统及伊斯兰党的亲密关系。

“我们宣称GPS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砂拉越的代理人,并非空穴来风,由首相沙比里在砂州选举中的宣传,得到进一步证明。沙比里说,倘若GPS被排除在州政府之外,砂拉越的发展将受到干扰。这清楚明示,GPS与国盟的特殊结盟,在行政上已超出正常的州与联邦关系,更类似是代理人,或主人与仆人。”

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在一份文告中呼吁砂拉越人民,不要谈论有关要求中医馆及咖啡店需要售卖酒精执照的新政策,因为它暂时不适用于砂拉越。这项由财政部执行的政策,并没有在其通知中明确告知,在未来不会在砂拉越实施。虽然这项政策暂时没有延伸至砂拉越,但是伊斯兰党与巫统以及GPS值得信赖吗?

事实上,联邦政府的此种做法,与遏制砂拉越移民权所采用的策略相同。在早期,所有其它州属的马来西亚入,进入砂拉越都需要护照,但现在任何马来西亚人都可以进入砂拉越,而无需出示护照。

随着时间的推移,砂拉越的移民权一点一滴的被侵蚀,现在移民权经被现任州政府,用以禁止政敌进入砂拉越的手段。

杨薇讳说,彭亨州华小中文名在校牌上消失,是GPS与人联党盟友的手笔,这项措施饱受民意的谴责与鞭挞,然而,这个党团再次保持沉默,这是身为联邦“代理人”克制自己行为的另一个实际例子。

在联邦政府层面,肇事者没有受到谴责和惩罚,表明他们纵容这种有违民意的行动。当这项课题被民主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带上国会时,令人失望的是,以华校“守护者”自居的人联党,静默的令人心寒。这相等於默认,人联党与砂政盟支持或毫不关心盟党的极端政策。

人联党与GPS也漠视一些民间组织,包括马来半岛马来学生联盟丶伊斯兰教育发展局及马来西亚作家协会联合会向法庭提出,要求关闭多元流学校的诉讼,这也是 GPS 支持极端主义意识的另一个显着例子。

GPS在这件事上选择袖手旁观,或许是因为他们联邦的盟友采取了阻止行动,无论如何,这相等於有关案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高庭已经订於12月29日审理这起针对国内多元流学校的案件,倘若法庭的判决对这些民间组织有利,全国包括砂拉越的华校都要被关闭。

上述的事件,直接及间接的证明,GPS与人联党是伊斯兰党与巫统在砂拉越的“代理人”。在人联党的“右脸政策”(the right cheek policy)下,所谓与砂拉越无关系的问题都可以被忽,因为它不会影响砂拉越。

她说,博彩业的禁令由吉兰丹州开始,其它州属人民说这与他们无关。然而,20年後,这项禁令在吉打州实施。“所以,我是否就因为这些践踏世俗价值观的政策,在今天暂时不会影响到我们,而选择坐视我们的子子孙孙受苦呢?

杨薇讳呼吁广大的砂拉越人民,给予火箭与希盟强大的委托,监督GPS政府,迫使他们推动惠民政策,而不会肆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