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看到马来西亚的疫情有所好转 张庆信应将矛头指向罪魁祸首而非诺希山

455

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如果要看到马来西亚的疫情有所好转,那他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将矛头摆正,指向疫情严重的罪魁祸首,既抗疫无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国盟政府,而不是在权力有限的卫生总监,既诺希山。

众所周知,国盟发动喜来登行动,导致希盟政府垮台之后,马来西亚在抗疫路上就面临了群龙无首的局面。这种局面在慕尤丁宣布上台成立国盟政府后依然不见的好转。恰恰相反,卫生部长阿汉峇峇除了不定期的闹笑话之外,就与其他两名卫生部副部长开启隐形模式。

在这样糟糕的领导下,卫生总监诺希山反而成为了全国的抗疫大使,肩负着本就不该承担的责任。毫不夸张地说,在没有诺希山的领导,马来西亚的疫情早已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然而,张庆信却成天把矛头指向诺希山,对卫生部长乃至整个国盟的无能只字不提,这难免太说不过去了。张庆信必须明白,整个疫情会陷入如此恶劣的局面,根本原因是在政府朝夕令改的标准作业系统和不对症下药的防疫措施。这无论是砂政盟政府还是国盟政府都是一样。打个比方,疫情的来源主要是工厂,但禁止的活动却与工厂毫无关联。这些政策都已经超出了卫生总监的管辖范围。

张庆信如果是真心想让马来西亚的疫情能够有所好转,那就必须改正疫情的祸源,即国盟政府,而不是一味要求卫生总监辞职,面对慕尤丁、阿兹敏等盟友却双脚腿软,不敢怒不敢言。

放眼全世界,有众多部长因国内疫情严重而辞职。以印度为例,在疫情彻底失控之后,12名部长辞职。以英国为例,卫生大臣汉考克在违反防疫措施后黯然辞职。

反观马来西亚,疫情在不断恶劣的情况下,却发生内阁成员升级的情况。此外,只有在马来西亚,才会发生部长在官方访谈之余,顺便到土耳其旅游的事情。张庆信难道对这些事情都毫不知情吗?还是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

张庆信也在其文告反问张健仁为何在目前的状况不以实际行动帮助大家。对于这种指控,相信任何理智,有稍微关心时事的人都会发现是错误的。砂拉越行动党自从疫情一开始就不断帮助人民共度难关。从去年开始,在反对党获得任何拨款之前,砂拉越行动党众多的国州议员就已经自掏腰包购买食物援助。近期,砂拉越行动党也推出了德仕计划,为交通不方便前往疫苗中心者提供交通。张庆信作为一名人民代议士如果没有关注这些时事的话,那这是失责。如果张庆信有关注这些时事,却依然要做出误导性的言论,那这是为了个人政治利益而蓄意误导民众的恶行,简直人神共愤。

最后,张庆信也在文告里敦促张健仁别玩弄政治。这其实更应该说给砂政党联盟和国盟政府听的,而张庆信狠狠地打脸自己的盟友与及政党联盟。

先说国盟政府。慕尤丁让伊斯迈沙布利与希山慕丁分别晋升为副首相和高级部长最大的理由相信大家都知道是为了巩固自身的相位。这难道不是在疫情间玩弄政治?此外,借着抗疫之名,颁布紧急状态以冻结国会,进而瘫痪马来西亚的民主制度。最后抗疫做不好却让慕尤丁能够免去所有问责。这难道不是借着疫情玩弄政治的举动吗?

再看看砂政盟政府。在疫情肆虐砂拉越,大家三餐温饱成了问题之际,反对党州议员却无法获得拨款来援助选民。这种惩罚人民支持反对党的举动难道不是在玩弄政治手段吗?

在无能的国盟和砂政盟政府麾下,众多的马来西亚和砂拉越同胞已经平白无辜地死于疫情。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他们辞职谢罪以免祸害更多同胞难道还能说是玩弄政治吗?

张庆信如果真的要为抗疫作出一丝贡献,这里就奉劝他与其发这种荒谬、误导性且打脸自己的文告,倒不如向国盟政府还是砂政盟政府提出改善疫情的建议,而不是这样刷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