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把政府U转和 “禁止堂食”合理化 沈桂贤和砂灾委到底隐瞒了什么?

393

到底沈桂贤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还对民众隐瞒了哪些新冠肺炎疫情的其他资讯?这是针对沈桂贤日期声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过去,为了一些隐私问题,拒绝公布一些涉及餐饮店感染群相关资讯所引起的诸多疑问。

7月8日,砂大健康与社会医学研究所(IHCM)发布,早在6月18日,古晋一名56岁男性已被发现感染DELTA变异毒株。随后于7月12日,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宣布在7月14日开放堂食,但又在7月13日晚上U转,宣布禁止堂食,其原因是因为在7月13日出现16宗DELTA变异毒株病例。

为试图把政府U转和“禁止堂食”的决定合理化,沈桂贤于7月13日告诉媒体,其实过去已有出现餐饮店感染群,但政府并没有公布这些餐饮店的名字。他的这番说辞好像他不是政府的一份子,尽管他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顾问,也是负责砂拉越医疗事务的部长。

在沈桂贤发表他的所谓的“合理化禁堂食”言论不到48小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再度U转,宣布在7月16日开放堂食。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这项宣布显然是打了沈桂贤一记响当当的耳光,毕竟他在不到2天前还试图证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禁止堂食”的命令是合理的。

无论如何,民众对当局朝令夕改的宣布充满疑问。同时,沈桂贤之前的一番话也开始让人民质疑砂灾难委员会的一切公布的可信度。以下是沈桂贤的发表所引起的质疑:

1.​如果之前有确实如沈桂贤所说的,有出现咖啡店或餐饮店感染群,为什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向民众公布这些资讯?​

2.沈桂贤似乎把砂州疫情扩散的过错,全归咎于大马卫生部。但难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是负责管理和控制砂拉越疫情的最高机构?若是没有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认可,卫生部又如何在砂拉越执行其命令或政策?

3.砂政盟也是联邦政府的一份子,难道联邦政府部门的过错,砂政盟就不需负责任?

4.砂灾难委员会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朝令夕改且混淆不清,即便执法单位也各没统一的诠释,人民和商家又如何能够适从?

如今许多人民都在问的第5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既然沈桂贤公开承认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过去有对民众有隐瞒了一些感染群的资讯,那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迄今到底还向民众隐瞒了哪些资讯?那么,民众又如何能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当局针对疫情的所有宣布(包括每日发布的数据)有信心?

对此,我奉劝沈桂贤,作为一名部长,在发表任何言论之前,请务必谨言慎行。不要在如今的艰难时期添乱,制造不必要的恐慌和困惑。

16.07.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