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进一步分裂人民与国家 东西马各族群应在共享繁荣中进步

257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促使砂拉越出现这种争取独立的情绪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西马和砂拉越之间长年以来不公平和不平衡的发展,以致让许多砂拉越人认为,我们在1963年9月16日只是从英国殖民地,转变成为马来亚政府殖民地。

建国50多年,砂拉越人民还是马来西亚各州最贫穷的人民之一。根据大马统计局(DOSM)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砂拉越的家庭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3994令吉,而全国的家庭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5116令吉,由此可见,砂拉越的平均家庭收入远低于全国的平均家庭收入。

联邦政府自然要为这种不公平及不平衡的情况负责,然而,砂政盟(GPS)政府,即之前的砂国阵,在过去58年来治理砂拉越,更是难辞其咎。 再者,砂政府自夸拥有260亿令吉的储备金,却让砂拉越人民处于贫困中,收入也低于国家水平。而,更甚的是,为了推卸他们令砂拉越人民贫穷的责任,砂政盟领袖不断的归咎于联邦政府。

为解决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在希盟所提出的谅解备忘录中政府额外注资450亿令吉,砂拉越应该获得更多的拨款配额,以协砂拉越的助商家和人民。

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里,我们增加了砂拉越和沙巴的发展拨款比率,希望现今的国盟政府能够延续这种做法。

至于政府自2020年3月宣布的新冠肺炎振兴经济配套,我呼吁部长在答复中详细列出砂拉越获得的拨款数额和比例。

第二个激发砂拉越人民想要脱离马来西亚的情绪的关键因素是对联邦政府处理宗教事务感到担忧。

近期伊斯兰党的首相署副部长透露,政府正在草拟4项有关伊斯兰的新法案,包括管制与限制非穆斯林传教的法案。

对此,砂联合教会作出以下回应:

“当马来西亚人欢庆第58届马来西亚日时,砂联合教会认为正在草拟或任何在未来尝试引进影响非穆斯林宗教的伊斯兰法,都是直接违反了组成马来西亚的精神,即砂拉越、沙巴和马来亚是平等伙伴。”

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第VII条阐明:

“​马来亚、北婆罗洲和砂拉越联邦政府将采取立法、行政或其他行动,以实施于1963 年2 月27日签署的政府委员会报告(Inter-Governmental Report)第 3 章以及A 和 B附件的保证、承诺和建议,倘若马来西亚宪法未有条文履行。”

政府委员会第3章的第一项就是保障联邦的宗教自由的权利。

伊斯兰党副部长此举获得了首相的认可,这被视为动摇了组成马来西亚的基础。一些人甚至将其标记为促使马来西亚步向塔利班国家的举动。伊斯兰党有此举动并不奇怪,因为有伊斯兰党的领袖甚至祝贺塔利班重新在阿富汗夺权。

我们,砂拉越,于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为世俗国,伊斯兰教为官方宗教。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并不是要成为塔利班国家。

如果与伊斯兰党为伍及获得砂政盟全力支持的联邦政府有意推行伊斯兰党的议程,或把马来西亚成为伊斯兰国家甚至塔利班国家,那么砂拉越就有充分的理由脱离马来西亚,因为组成马来西亚的基石已经被摧毁了。

砂政盟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声称对草拟相关法案并不知情。砂政盟是联邦政府的一分子,而就是在砂政盟的支持下,伊斯兰党能共组联邦政府。怎么可以声称对自己在政府中的合作伙伴的行为不知情,而且还推卸责任?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相必须出面向全马来西亚人民作出保证,作为“大马一家”的首相,不会草拟、或在国会提呈或通过有关法案。除非首相发表坚决果断的声明,否则无法消除我国非穆斯林的恐惧与担忧。首相要让全马来西亚人民放心及相信,他是真诚真意的落实“大马一家”的精神。

我们都希望马来西亚不同种族,以及东马和西马之间,都能够在“共享繁荣”中进步。除此之外,砂拉越人民也非常重视及珍惜一些事情,那就是我们的宗教自由。因此,我敦促政府不要越过这些红线,以免进一步分裂人民和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