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三月 4, 2021

更多新闻

确诊者一天只到一个地方? 许溧根:匪夷所思

行动党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希望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能如实对外公布确诊者到访的地点,以及公开美里合格及受承认的消毒公司的名单。 许溧根今日在文告中指出,从中不难发现大多数的确诊者都曾出现在本地各家咖啡店,但却多次发生确诊者到访的时间是业者休息营业的时段,这对业者非常不公平,同时呼吁灾委会给予高度关注。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难道确诊者一天内只到访咖啡店,都没出现在其他地方?” 许溧根强调,他非常支持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公布确诊者到访地点的举措,但必须依据实情公布详情,让民众和业者提高警惕和作出防备。 他呼吁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给予更明确的资料证明所公布的地点确实是确诊者到访的地方,勿让民众对公布的名单产生质疑,同时增添民众对美里灾难委员会的信心。 另一方面,许溧根认为,抗疫行动是大家的责任,不分朝野,因此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让朝野代表加入抗疫阵容,共商对策及提升运作,让在野代表也可以向人民提供最准确资料,人民从中受惠。

国盟政府执政一周年 沙砂事务部应向民汇报成绩单

随着国盟上台满一周年,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国盟政府必须充分发挥执政作用,向人民公布联邦根据MA63以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本应享有的权益,以及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然而,对于首相目慕尤丁近日表示将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得到公平待遇,并与西马半岛平起平坐,俞利文对此表示欢迎。 首相还说,为了实现目标,国盟自上台便委任了专门掌管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以及MA63事项的正副部长。但是,如果首相纯粹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而委任,并没有发挥有关部门的实际作用,甚至没有任何进展,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一样还是没有受益。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使联邦有特定的部长和副部长专门负责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但这些官位如果只是空有其表,尤其在捍卫沙砂权益和社会经济发展上未能取得任何进展,那么有关部门的成立就毫无意义。 他披露,根据公开记录,国盟政府自成立全新阵容的MA63特委会至今,仅在去年12月2日召开过一次会议。不过,迄今为止却未见任何商议进展或后续会议。 当时,该特委会在仅有一次召开的会议上,也同意设立另外三个特委小组,以负责处理沙巴和砂拉越的各种重要事务。

提升罚金显示国库枯竭 林思健:国盟拿民众开刀

砂希盟秘書林思健上議員炮轟政府直接將違反行動管制令罰款上限提高至1萬令吉的做法,在當下民眾面對疫情打擊經濟雪上加霜的情況下,是極其不人道,非常的離譜,顯然這其中顯示國庫非常枯竭,拿民眾開刀。 當局這樣直接調高10倍的罰款數額,不禁讓人們感到這顯然是以疫情為藉口試圖壓榨民眾的行為,屆時大馬將成為全世界,針對違反新冠肺炎疫情下措施的罰款數額最高的國家。 林思健指出,這行管令標準作業程序理應是教育及倡導性的指南,完全不應該採取如此嚴苛的做法對付,這並非作奸犯科的罪行,一般人並不會故意及有意的違背。 他認同,重犯者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執法當局,則另當別論,當局可以按照次數逐次增加罰款數額。 在各種不同違例行為的罰款數目,及逐次調高的幅度,當局也應該有清晰的細則,讓執法單位是在具備清楚且完整的作業標準及指南下履行任務,這也可以避免民眾受到一些可能蓄意濫權的執法單位人員的刁難。 在針對首次觸犯者當局應該更人道,不是如現在讓人們感到似乎當局是要針對所有違例民眾都是試圖採取無差別執法行動,要一律開出1萬令吉罰單。

减少群集避免风险 翁政杰:加速数码化

疫情未缓解政府必须尽快加速数码化,让简单无需面对面处理的政府事务可以通过电子设备解决,减少群集和避免感染风险。 19栋被封锁教师组屋中今早有16栋解封,并有3栋将会继续封锁。组屋居民被指示前往民都鲁诊所领取解放文件(release order),该组屋区共有773位居民,而每栋楼有16户计算共有256户被解除封锁。虽然每户被指示派出一位代表,可以想象256人群聚在该处排队。 被解封的组屋民众不可避免群集排队苦等解放文件 在接获多位居民投诉后,今早前往诊所了解情况。因为前往排队的居民人数众多,以致排队需要耗时超过1小时,有者甚至长时间站立后不适而放弃继续排队。除了需要长时间排队,还必须忍受炎热的太阳照晒,就算不发烧可能也会中暑。 民众在露天处排队恐有中暑之忧

石角张君光大桥前商家面临低水压 杨薇讳:水务局应尽速解决

位于石角张君光大桥之前的两排商业店面对水压低问题,尤其是在商业店三楼的住户更是在白天面对没有自来水供应的窘境,严重影响商家们做生意。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接获当地商家投诉后,亲自前往了解情况,发现底楼及二楼面对水压低的问题,而三楼的水喉根本没有水流出,为商家与住户带来诸多不便。 根据当地的商家向杨薇讳反映,该区在这一个星期来才面对水压低问题,三楼在早上7时至晚上10时就没有自来水供应,必须等到晚上10之后才能进行各项洗刷与做家务,非常不便,为住户带来非常困扰。 “过去没有此问题发生,就是在近一个星期内开始出现水压低,然后三楼就完全没有水源,必须等到晚上10时后才恢复水源。” 虽然商家已经向水务局投诉,不过至今问题依旧,没有任何改善。对此,杨薇讳已经再次向水务局做出反映,希望获得当局的关注与正视,尽快找出原因,解决当地水压低及没有水源的问题。

罚金提高至一万 民众生活如何过?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坚决反对国盟政府调高违反行动管制令的罚款金额的举措,尤其罚金从1000千令吉提高到1万令吉,而公司触犯标准作业程序则从1万提高至5万。 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说,执政当局时常声称;以民为本作为执政方针,但做起事来却是两码事。 他举例,政府任意提高违反SOP的罚款,並不能遏制疫情蔓延,反而为某些人提供了贪腐收賄的平台,也恰好印证了现在的当权者不知民间疾苦,还将民众当凯子一般对待的思维。 他补充,我国最低薪金为每月1200令吉,在疫情肆虐情况下,许多行业生意越来越难做,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和亏损甚至倒闭,造成一大批人失业没有收入。 他说,低收入群体在疫情下生活本已很困难,万一一时疏忽违反了行管令却要面临罚款1万或者监禁,试问政府叫人民如何过活? 他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失控蔓延,与国盟政府夺取沙巴州政权行动息息相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政府却要普通老百姓来承担,加以重罚,反而政府高官违反行管令可以官官相护,甚至巧辩,扯皮推诿责任不用受罚,施行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