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痛失2传统议席 人联党沦为GPS附庸

砂州选举近在眉睫,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于今日(12月4日)却揭露,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经将该党的两个传统议席交由其他党上阵。砂行动党丹绒巴都准候选人周长佑表示,由此可见砂人联党在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内当家不当权,就连自家传统议席都无法坚持上阵,无力决定候选人,未来更无法捍卫砂拉越人民与华社权益。 他指出,砂人联党主席拿督斯里沈桂贤表示,在 GPS主席颁发候选人委任状后,发现砂人联党的2个传统议席突然成了其他成员党的囊中物,即都东和曼旺州议席,转由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和砂土保党的耶理苏修上阵。 “当砂人联党得知传统议席被强行夺走,党主席沈桂贤只是表示“震惊、愤怒和失望”,却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捍卫传统议席,默许成员党强硬夺走议席。” 周长佑直言,由此可见,人联党心甘情愿沦为GPS的陪衬品,对GPS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可以无条件接受,未来难以有效地在州政府内部及议会内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权利。 “我对砂人联党丧失骨气的表现感到非常震惊。人联党连自家传统议席都可以随时放弃,证明了该党在GPS内已经完全沦为附庸,未来要如何捍卫砂拉越人民,包括当地华社的基本权益?”

连首席部长人选都没有 砂团党妄称认真要做政府

砂团党(PSB)在没有首席部长人选参与第12届砂州选举的情况下,又怎么说是认真要做政府? 黄顺舸声称行动党只希望成为反对党乃是恶意指责。没有任何政党会希望永远成为反对党,但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了解现实和周围的情况。 如果将砂拉越目前的情况与希盟在2018年成功换政府来比较,砂拉越要在这次州选获胜以取代砂政盟政府,缺少两个重要因素,即: 1.希盟在2018年胜选之前,反对党在之前连续两届的国选(2008年和2013年)成功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中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 在砂拉越,反对党在2016年州选的82个议席中,仅赢得10个议席。即使是黄顺舸当时也是在国阵的旗帜下赢得了峇旺阿山议席。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

拖延致使无法顺应宪法改革 年轻人应在砂选举时被赋予投票权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 12 月 1 日的宪报阐明政府把民众投票年龄降至18岁且将于 2021 年 12 月 15 日生效。这消息昨日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流传。砂拉越人很高兴看到年轻人有可能在即将于 2021 年 12 月 18 日举行的第 12 届砂拉越州选举中投票。这也意味着这些年轻人可以以大选志工模式成为记票员、检票员、投票站长等参与国家建设。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

2022财案对沙砂拨款严重失衡 希盟与财政部正式会面表达欲增加拨款数额

詩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因为强烈不满财政部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2022年财政预算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11 月17 日与财政部正式会面,强烈反对并坚持要增加拨款的数额,财政部最终同意为沙巴和砂拉越增加 5 亿,在 2022 年预算案的发展支出项目下,砂沙两州各获得 2.5 亿令吉的拨款。 他说,由于砂拉越及沙巴的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会议上向财政部表达对财政预算细节的强烈不满。 希盟要求财政部在2022年的预算中,增加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支出。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分别为52亿和46亿。 林财耀表示,在这场会议上,希盟强烈反对不成比例地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并坚持要增加拨款,否则希盟将无法让预算获得通过。希盟也在会议上,要求增加一些负责监督政府行政运作部门的拨款,以监督政府行政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这被视为行政改革重要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