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未能在砂州选引入必要选举改革 俞利文:选委会辜负了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选举委员会在疫情期间,尤其在来临砂拉越选举中未能引入必要的选举改革和调整感到遗憾,显然辜负了砂拉越人甚至大马人民。 他说,适度的选举改革和调整不仅有助于在疫情期间促进更安全的投票环境,还能鼓励更多选民参与砂选举的投票,特别是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 俞利文指出,本身已多次强调选委会有责任寻求创新方案以促进更多人参与选举投票,尽管选委会在疫情期间大约有2年的充足时间去做准备,但选委会仍无能发挥他们该有角色和责任。 昨日,俞利文在国会援引议会常规第18(1)条文提呈紧急动议,迫使负责掌管选委会的首相署部长针对选委会没有履行应尽责任的失败做出判断,并希望透过这次国会召开也采取严厉措施,让居住在西马或沙巴的砂拉越人可以就地投票。 俞利文建议政府要么允许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在宪报公布为邮寄选民,不然就在西马主要城市设立特别投票站供他们投票。

砂政盟为政治利益罔顾疫苗加强针进度 张健仁: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准候选人张健仁抨击砂政盟(GPS)政府为了政治利益,只顾着举行州选,罔顾疫苗加强针接种工作与进度,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他强调,政府应该在古晋区设立更多的加强针接种中心,以便能有效的疏散人群,同时也加快加强针的接种进度。 他说,目前Spring购物商场提供科兴和辉瑞加强针,而南市室内体育馆则提供辉瑞加强针。 “因此,许多想要接种科兴加强针的民众都来到Spring购物商场排队等候接种。然而,大批民众聚在一起,倘若当中不幸有人受感染,则有可能造成感染群。”

让砂民都能履行公民权利 砂看守政府应把投票日列为公假

砂拉越第十二届选举将落在12月6日(星期一),提前投票落在12月14日(星期二),至于投票日则落在12月18日(星期六),竞选期为12天。而根据选委会的选民手册,共有125万2014名合格选民。其中,122万8858名普通选民、1万2585人是军人和家属、警察和家属则有1万零458人;至于113人是身在外国的合格选民。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促请砂拉越看守政府把选举日,即是12月18日(星期六)列为公共假期。让砂拉越子民能履行他们的公民权利。砂拉越看守政府可以参考1951年公共假期法令第9(1)条文,,做出决定。许溧根说,投票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他相信砂拉越子民都清楚知道自己的责任。他呼吁看守政府尽快做出决定,让雇主和员工能尽早完成工作和业务上的安排。可以预见,这次的「冠病选举」见面临前所未有的低投票率,也因为各种防疫措施,投票过程一定不容易。许溧根表示政府更应该把投票日设为公共假期,让更多人有充裕的时间投票。 许溧根同时也恳求私人界和各大企业,弹性处理投票日员工的工作铺排。他说,这次的选举将有许多「自愿性」的选举义工参与选举计票,监票等等工作,希望雇主能斟酌处理。虽然没有任何法令阐明雇主必须给予员工假期,可是基于民主精神,他希望大家都能互相尊重与体谅。他希望到时大家都能踊跃出来投下神圣,民主的一票。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急于选举规避18岁年轻选民 砂政盟剥夺了66万人次投票资格

砂拉越投票日定于12月18日,离2022年元旦仅差14天。砂政盟因害怕18岁青年自动成为新选民,倾向于在野党可能造成颠覆性后果,耍手段急忙请求最高元首解除用以抗击疫情所实施的紧急状态,制造今年内必需选举的借口,进而剥夺66万人将自动成为新选民的合格人士失去投票资格,以保砂政盟胜选,即大家称之为的新冠选举。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告指出,基于砂政盟利用肮脏不合理手段,使许多失去履行公民权力义务的人积极参与行动党的义工行列。 因此,陈祥智呼吁选民帮忙劝导父母及亲友务必出来投票,并把选票投给在野党,向砂政盟表达最强烈抗议和愤满,为更加美好的砂拉越奉献力量。 他说,在国阵/砂政盟58年的统治下,每逢临近选举砂政府依然只能靠打发展牌,如加帛、实吧荷新机场动土、古晋修建可媲美新加坡樟宜机场、连接三马拉汉新大桥动土等,恰恰说明了砂拉越发展的落后,到处动土制造欣欣向荣假象,让民众望梅止渴骗取选票。 反观,阿邦佐这些年所公布各项计划,如原定在202年通车的轻快铁计划,现在连影子都没有,尤其7G网络还成了国际笑话,许多次乡村至今仍没有电流供应,成邦江新医院已10年了都建不好,充分体现出砂政盟政府的无能和差劲领导力。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