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砂政盟缺适当管理 通货膨胀苦了人民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 N45 芦勃区准候选人黄拔明指出,泗里街的生活费越来越高.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保持不变或越来越少. 他说,两天前,干拌面涨50仙一盘;猪肉每公斤起了10巴仙或涨2令吉;肥料从过去的每100公斤,低过100令吉涨至目前的每100 公斤170令吉. 砂政盟或属下砂人联党有察觉到人民在痛苦中生活,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如果,人民的收入没有增加,他们不是活在贫困水平之下.他们愿意看到此事发生吗? 导致物价高涨的原因是令吉价值的下滑.兑换率对其他主要国家低,包括美元、新币、人民币及其他国家的兑换率.

未能在砂州选引入必要选举改革 俞利文:选委会辜负了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选举委员会在疫情期间,尤其在来临砂拉越选举中未能引入必要的选举改革和调整感到遗憾,显然辜负了砂拉越人甚至大马人民。 他说,适度的选举改革和调整不仅有助于在疫情期间促进更安全的投票环境,还能鼓励更多选民参与砂选举的投票,特别是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 俞利文指出,本身已多次强调选委会有责任寻求创新方案以促进更多人参与选举投票,尽管选委会在疫情期间大约有2年的充足时间去做准备,但选委会仍无能发挥他们该有角色和责任。 昨日,俞利文在国会援引议会常规第18(1)条文提呈紧急动议,迫使负责掌管选委会的首相署部长针对选委会没有履行应尽责任的失败做出判断,并希望透过这次国会召开也采取严厉措施,让居住在西马或沙巴的砂拉越人可以就地投票。 俞利文建议政府要么允许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在宪报公布为邮寄选民,不然就在西马主要城市设立特别投票站供他们投票。

别让学府沦为官方喉舌 郑方仁:廉中董事长应自重

砂民主行动党卑尔骚支部副主席郑方仁今日促请廉律中学联合董事长拿督斯里刘久健自重,别再公器私用,肉麻的话可以留在私底下说。 郑方仁指出,学府乃培养人才,教育国家未来主人翁的神圣场所,不应该成为政党喉舌。 郑方仁表示,刘久健在募捐活动公开呼吁人民支持人联党,已经公然玷污神圣的教育殿堂。堂堂董事长为了利益而冲昏头脑,食相实在是丑陋! 郑方仁还提到,希盟执政时,开始制度化拨款全国独中,数目高达1500万,是史无前例的。由于希盟的强大和制度化拨款,抛砖引玉,如今社会各界也开始对独中教育逐渐关注起来。虽然如此,可是希盟以至行动党也从来不敢居功,毕竟维护华教,扶持国家教育,匹夫有责。 鄭方仁說,獨中教育一路以來依靠大家的扶持方能茁壯發展。如今在砂拉越選舉前哨,劉某竟然公然放話,公器私用,在學校的官方活動中為執政喊話,搖尾乞憐,難道真的是被利益沖昏了頭腦嗎?這種別出心裁的肉麻拉票活動,執政黨候選人難道也不覺得難為情嗎?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连首席部长人选都没有 砂团党妄称认真要做政府

砂团党(PSB)在没有首席部长人选参与第12届砂州选举的情况下,又怎么说是认真要做政府? 黄顺舸声称行动党只希望成为反对党乃是恶意指责。没有任何政党会希望永远成为反对党,但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了解现实和周围的情况。 如果将砂拉越目前的情况与希盟在2018年成功换政府来比较,砂拉越要在这次州选获胜以取代砂政盟政府,缺少两个重要因素,即: 1.希盟在2018年胜选之前,反对党在之前连续两届的国选(2008年和2013年)成功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中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 在砂拉越,反对党在2016年州选的82个议席中,仅赢得10个议席。即使是黄顺舸当时也是在国阵的旗帜下赢得了峇旺阿山议席。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