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三月 4, 2021

更多新闻

维护安稳杜绝青蛙政治 国盟是时候落实反跳槽法

砂行动党西连支部主席林宝龙表示,如今是由国盟政府在国会中提出反跳槽法案,以结束对任何民选代表充当政治青蛙致使政治动荡的时候了。 他说,通过国会落实反跳槽法案,可以结束所有形同儿戏的青蛙政治,且政府没有多余的空闲的时间来考虑他们是否拥有多数支持,可以更专注于人民的福祉。 “随着最高元首允许国会在紧急时期召开,民众已经看到三名当选的国会议员不尊重那些选民决定叛党跳槽。” 一个真正关心人民和经济福祉的政府应把这个问题作为优先事项,且不会为了获得公众的信任而玩弄政治。 他指出,通过制定反跳槽法案,可以稳定国家的政治并获得更多投资者对大马投资的信任,因为政治稳定是西敏制政府正常运转的先决条件。 自独立以来,大马政治舞台上发生了太多的叛逃行径。与英国不同的是,在那民众看不到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表改变其他们的忠诚立场。

国盟政府执政一周年 沙砂事务部应向民汇报成绩单

随着国盟上台满一周年,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国盟政府必须充分发挥执政作用,向人民公布联邦根据MA63以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本应享有的权益,以及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然而,对于首相目慕尤丁近日表示将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得到公平待遇,并与西马半岛平起平坐,俞利文对此表示欢迎。 首相还说,为了实现目标,国盟自上台便委任了专门掌管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以及MA63事项的正副部长。但是,如果首相纯粹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而委任,并没有发挥有关部门的实际作用,甚至没有任何进展,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一样还是没有受益。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使联邦有特定的部长和副部长专门负责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但这些官位如果只是空有其表,尤其在捍卫沙砂权益和社会经济发展上未能取得任何进展,那么有关部门的成立就毫无意义。 他披露,根据公开记录,国盟政府自成立全新阵容的MA63特委会至今,仅在去年12月2日召开过一次会议。不过,迄今为止却未见任何商议进展或后续会议。 当时,该特委会在仅有一次召开的会议上,也同意设立另外三个特委小组,以负责处理沙巴和砂拉越的各种重要事务。

石角张君光大桥前商家面临低水压 杨薇讳:水务局应尽速解决

位于石角张君光大桥之前的两排商业店面对水压低问题,尤其是在商业店三楼的住户更是在白天面对没有自来水供应的窘境,严重影响商家们做生意。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接获当地商家投诉后,亲自前往了解情况,发现底楼及二楼面对水压低的问题,而三楼的水喉根本没有水流出,为商家与住户带来诸多不便。 根据当地的商家向杨薇讳反映,该区在这一个星期来才面对水压低问题,三楼在早上7时至晚上10时就没有自来水供应,必须等到晚上10之后才能进行各项洗刷与做家务,非常不便,为住户带来非常困扰。 “过去没有此问题发生,就是在近一个星期内开始出现水压低,然后三楼就完全没有水源,必须等到晚上10时后才恢复水源。” 虽然商家已经向水务局投诉,不过至今问题依旧,没有任何改善。对此,杨薇讳已经再次向水务局做出反映,希望获得当局的关注与正视,尽快找出原因,解决当地水压低及没有水源的问题。

透过科学数据证明消除民众疑虑 鼓励老一辈民众接种疫苗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日前与其服务团队走访亚答街与当地商家小贩及民众会面,除了分派口罩,他也提醒所有人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共同遏制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虽然目前相关疫苗信息不多,以致老一辈仍在犹豫是否接种疫苗。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鼓励公众踊跃参与疫苗接种计划,唯有这样才能有效阻断感染连。 他解释,民众其实并不是抗拒接种疫苗,而是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疫苗本身的信息和教育。他们对疫苗有许多担忧和问题其实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政府必须用科学数据证明来消除大众对疫苗的疑虑。 因此,俞利文建议州政府在这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鉴定州内的弱势社区和群体,将疫苗信息翻译成最接地气的地方语言版本,甚至透过创意视频宣导疫苗接种的重要性,确保没有人落于在后。 在走访过程,俞利文和团队也趁机向民众讲解接种疫苗的重要性,同时解答疫苗的常见问题及迷思。

罚金提高至一万 民众生活如何过?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坚决反对国盟政府调高违反行动管制令的罚款金额的举措,尤其罚金从1000千令吉提高到1万令吉,而公司触犯标准作业程序则从1万提高至5万。 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说,执政当局时常声称;以民为本作为执政方针,但做起事来却是两码事。 他举例,政府任意提高违反SOP的罚款,並不能遏制疫情蔓延,反而为某些人提供了贪腐收賄的平台,也恰好印证了现在的当权者不知民间疾苦,还将民众当凯子一般对待的思维。 他补充,我国最低薪金为每月1200令吉,在疫情肆虐情况下,许多行业生意越来越难做,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和亏损甚至倒闭,造成一大批人失业没有收入。 他说,低收入群体在疫情下生活本已很困难,万一一时疏忽违反了行管令却要面临罚款1万或者监禁,试问政府叫人民如何过活? 他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失控蔓延,与国盟政府夺取沙巴州政权行动息息相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政府却要普通老百姓来承担,加以重罚,反而政府高官违反行管令可以官官相护,甚至巧辩,扯皮推诿责任不用受罚,施行双重标准。

执法人员选择性开罚单? 阿都阿兹:制止双重标准标平等对待每个人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和砂行动党三哩巴刹支部主席陈韦伸今晨造访四哩半商业中心与商家和民众寒暄问暖。 阿都阿兹表示,造访时收到来自商家的反馈。他们声称由于民众未在顾客记录簿上留下全名致使他们收到了来自执法单位的1千令吉罚单。 对于这个举动,阿都阿兹在文告中发表了他的看法: 首先,由于行动管制制令,古晋绝大多数商家业务下降了50%。这其中主因还是疫情肆虐导致人们不愿意多外出。再来受到标准作业程序的影响,例如就餐时限制了每张桌子只可以坐两个人,也致使顾客数量激降。 其次,由于许多商家在疫情期间损失了大半的收入,迫不得已裁员和降薪措施大行其道。鉴于在人手有所不足,没有人可以监管顾客记录簿是很常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