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糊不清的宪法对民众构成影响 既知不完善何必仓促进行?

109

“州议员是砂拉越的立法者。如果州议员无法正确的了解及诠释法律,就会制定出用词不当的法律(或宪法),进而对民众构成影响。”

针对州议会匆匆忙忙通过含糊不清的修正法案,砂行动党圣淘沙议员张健仁特助江峰年如是表示。

他说,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声称修宪是只允许砂拉越人可以成为砂州议员,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砂州宪法中并没有 “砂拉越人”字眼。而当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提议在修宪法案中加入“砂拉越人”字眼,却被砂政盟拒绝了。

再者,修宪所采用的字眼也将允许泰益玛目的两名继子可以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他补充,目前,有许多西马人或沙巴人在砂拉越出生(因为他们的父母在砂拉越工作)。修宪后,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些非砂拉越人的孩子(出生于砂拉越),只要他们在砂拉越居住一段时间,就有机会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砂政盟辩称可以把此事带上法庭。问题是,砂政盟为什么要通过一个会被带上法庭挑战的修正法案,尤其这是砂州宪法?”

他指出,一位州议员的资格可以通过在砂州立法议会提呈动议被取消。之前埔奕区州议员资格一案,法庭的裁决是,砂州议长的决定乃是最终决定及不能带上法庭挑战。如果泰益玛目的继子或任何非砂拉越人真的当选为砂州议员,试问砂政盟的州议员是否敢在州议会提呈动议,取消其议员资格?

“一些砂政盟的支持者也承认,修宪应该采用更适当的字眼。即是这样,为什么要如此仓促的进行,不要好好的作出修正?难道是背后别有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