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撤诉缴交销售税 砂胜利背后埋着隐患

163

“随着国油撤诉,国油终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这是一件砂民喜闻乐见的事情,但也埋着隐患。”

针对昨日国油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一事,砂行动党宣传部今日发表文告发表了看法。

文告中指出,若是按照先前的条例,砂拉越政府所追回的仅是5%的石油销售税,但变相的是必须承认《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这无疑违背了已故砂前首长阿德南为砂追讨20%销售税的初衷。

砂政盟和国油绕开了MA63咨委会来展开协商这不符合程序,同时,MA63咨委会以及砂拉越人民根本都不知道砂政盟以及国油所协商的内容与细节。由此可见,这追讨销售税的商议是不透明的。这就好比沙砂事务副部长在国会说MA63商讨报告不必公开一样。

“无论是修宪复邦或追讨石油税对所有砂民而言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但砂政府和沙砂事务副部长的处理模式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未给予公开。”

砂拉越政府应该透明公开的让全砂人民清楚知道协商内容,以证明砂政盟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诚意。砂政盟不愿意公开协商内容难免让人感到疑惑,若一切谈判和协商并无违背民意或出卖砂利益的话,何以政府不敢公开相关细节?

此外,国油对砂缴付的石油销售税数目只有区区的20亿令吉是不能被接受的,无论砂政盟给于什么理由都不能让砂拉越人民接受,同时这也显得砂政盟接受这个协议是不明智的。在2020年6月10日进行的MA63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已经一致认为国油必须分毫不少的缴付全部的销售税。在该会议召开时,总共28.78亿令吉的销售税已经到期而必须缴付。委员会也无法接受砂拉越政府与国油公司于2020年5月8日的联合声明中所提出的20亿令吉销售税,而国油公司应该支付全额到期的销售税欠款。

文告中也提到,表面上国油撤诉的过程与结果看似都是砂拉越取得胜利。可这胜利的背后含有隐忧,砂拉越同时被迫承认了《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1966年《大陆架法》以及2012年《海域法》,接下来的石油销售税也只可以维持在5%。这看似协商,实际上只是因为妥协而作出的表面功夫,更有得不偿失之嫌。

不仅如此,砂政盟也应该向人民公开砂政府与国油公司的付款方式到底是什么?截至目前为止,砂拉越人民只知道政府与国油将“透过商业解决方案来缔造稳定的经商及投资环境”,这样一个笼统的答案让许多砂拉越人民抓不着头脑,因为砂政府根本就不知道国油的付款方式到底是什么。

砂首长阿邦佐表示这是个“好礼物”,但人民期望这不只是砂选举前给砂拉越的选举糖果而已。砂政府必须为砂民负责,而砂民也会肩负起监督砂政府的责任。

砂行动党宣传部也在文告中提醒砂政府不能仅满足于那20亿令吉,更不能放弃追讨原有的20%。因为这里头的税收将可大大的促成砂拉越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