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公共工程是人民纳税钱所供给 怎么沦为个人英雄化局面?

46

砂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尊贵的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不要为了言论上成赢家而一直扯远隶属联邦政府管辖的学校课题。他表示,从开始提出问题是为反映民都鲁学校的情况,并获得解决,甚至身为选区内的国会议员在国会向相关的联邦部门提出诉求以解决问题,这是作为尽责的国会议员该有的义务。

针对美丹再也高架桥工程,所有公共工程都是人民纳税钱所供给的,怎么会沦落到个人英雄化的局面?他也希望张庆信不要把简单的事实复杂化,因该工程动土礼当天后者也有在场,很清楚的听到工程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夫发表这项公共是在2019年实际批准的(Physical Approved)的,这就是希盟执政时期铁一般的事实。 

“原本只是要求国会议员关注和拨款民都鲁所有学校问题,却一直被‘带偏’谈美丹再也高架桥工程,国会议员先于21日一口咬定是希盟‘手起到落’斩断工程,今日又指责‘一度’腰斩,这前言完全不搭后语,试问张庆信哪一句话、哪一篇言论才是真实可信的?今天不是辩论会,也请国会议员清楚本身身为一名执政党的代表,要做好本份。”

张庆信在文告中提出其多次与联邦工程部交涉、极力争取下才获得放行,这点周长佑完全不苟同。他强调,美丹再也高架桥工程是在希盟执政时期实际批准的是不争的事实。反倒是张庆信至今担任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已接近23年,政治立场一直是投向国阵及砂政盟,而作为政府的执政党代表却把一切子虚乌有的坏事都归处希盟,不曾回头看看自己代表政府的60年又28个月直至今天的政绩是如何?这些似乎五十步笑百步的举动,都凸显出后者惯用着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的恶习。

“究竟今天是谁在做政府?既然一直在代表着政府,国会议员就应该认真的接受人民的反映,并前往了解后迅速解决问题,如果国会议员还欠缺什么平台大可说出来。毕竟即使在希盟执政时期后者也还是国会议员角色,如今在言论中是‘内部文件’又是‘一度腰斩’。试问张庆信是否认为自己是纳吉政府又或是希盟当时的内阁成员之一?况且建设公共设施是纳税人应享有的福利,本公开所有的事实也是应该的,而非搞起一堆加油甜醋的神秘感。”周长佑说,他提起民都鲁国中基本硬体设施和拨款问题,却被扯远到爪伊文,那么他也请问张庆信是否支持爪伊文?如果不支持,那就好好发挥自己国会议员的身份,在国会提呈动议取消爪伊文,切勿一边反对又继续躲在支持爪伊文的政府里。

他补充,自己早在提起民都鲁学校的种种问题上说过,他仅以民都鲁国中为其中一个例子,联邦政府要关注的是民省内所有学校,包括中小学。若张庆信愿意扛起国会议员应有的职责,其实尚文公学的出入口也遇到同样的瓶颈,每逢上学和放学把唯一进出口堵住而引起附近严重的交通堵塞,甚至影响邻近的住宅区。这是长久都存在学校出入口仅有一个的问题,相信人民都希望民都鲁区国会议员能在这方面努力,学校附近的空地即也是其中可解决的停车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