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童婚衍生社会问题 刘强燕轰政府褫夺儿童权益

119

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炮轰大马一家政府剥夺国内儿童权益,无视国内童婚所衍生的社会问题。

她是针对妇女部长丽娜哈伦宣布联邦政府决定不修改法令以调高穆斯林女性最低结婚年龄至18岁发表文告作出上述回应。

亦是全国行动党中央委员的刘强燕表示,在希盟执政时期,时任妇女部长拿督斯里旺阿兹莎率先推动国家策略蓝图,欲通过修改法律以解决国内童婚问题,惟如今一切前朝希盟政府过去推动保护儿童权益的努力恐将付诸东流。

“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由于家庭经济压力,间接造成了目前国内的童婚现象有所增长。”

她指出,至今雪兰莪是唯一成功将穆斯林法定结婚年龄修改为18岁的州属,其它如彭亨、森美兰、玻璃市、登嘉楼、吉打、吉兰丹州甚至包括砂拉越邦都不同意修法以禁止穆斯林的童婚。

刘强燕补充说,我国有两套婚姻法。第一套是适用于非穆斯林人士的婚姻法,即法定结婚年龄是18岁,若是介于16岁和18岁之间也可以在得到州首长或大臣的批准后注册结婚。

“穆斯林则受限于第二套婚姻法,即适婚年龄是18岁,女性则是16岁。但是倘若获得了伊斯兰法庭的批准,就算女方不及16岁,也可以合法结婚。因此,造就了童婚的法律灰色地带。同时,依据砂拉越达雅土著习俗法,在父母的允准下16岁以下的孩子也是可以结婚的。”

她称,16岁儿童原本应该是处于求学以及享受他们的青春岁月,况且这年龄阶段思想还未成熟,她们根本无法承担未成年婚姻的责任与生活。

刘强燕也是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她说在砂拉越,童婚也是一项长期存在的问题,不仅是在穆斯林当中,其他种族群体的土著社区中,他们遵守自己的民间习俗而根据土著习俗法结婚。

“根据一项报导,2020年1月至9月间,大马录得543起童婚,而妇女部的数据显示砂拉越的登记人数是最多的。 “

她抨击砂政盟政府不同意修法来禁止砂拉越童婚以维护儿童权益与口口声声称他们做好准备应对时代、环境、数码、经济及社会需求的改变以迎合砂将迈向2030年先进州目标是在背道而驰!

刘强燕说,童婚已经不合时宜而且严重地矮化女性和物化女性,政府若是不愿修法禁止童婚就等于在这时代的民主社会开倒车,因此这些习俗法绝对需要修改。

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砂政盟政府在保护砂拉越妇女、孩子和弱势群体也是责无旁贷的,因为“童婚存在将恋童癖、强奸儿童,非法买卖儿童的行为合法化的隐患。

她强调,根据《刑事法典》,与未满16岁的儿童进行性交是犯罪的行为,但另一方面,土著习俗法及伊斯兰婚姻法却允许与未满16岁的女孩结婚。

有鉴于此,她促请砂拉越必须提高最低结婚年龄至18岁,以制止涉及的罪犯利用或逼迫受害者通过结婚来逃避法律制裁。

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也提醒联邦政府,我国曾签署《儿童权利公约》与《消除对女性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因此政府有责任致力实现国内性别平等、增加女性与女童的权益,当中包括消除童婚和强迫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