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均2万情况下除了一再公布复课日 教育部还为师生返校做了些什么准备?

126

针对教育部公布10月3日复课事宜,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政府具体说出师生在过去上网课期间,为实体课做了什么防疫准备。

周长佑指出,学生近来在上网课期间,我国每日的确诊病例平均近2万宗,因此,教育部如果只是等待卫生部批准为我国青少年接种疫苗,实在难以说服师生和家长同意在10月3日返校并接受实体课。

“我国至今仍有一半的州属未达60%的疫苗接种,如若教育部准备在10月开放,然而却没有在师生返校方面做足准备,这是非常危险的措举。”

他说,这是切实的问题,除了必须在每个学生的座位设立隔离透明板,试问教育部是否已准备好支援每所学校,每日在放学后进行的一切消毒工作,以及提供学生防疫安全包,包括洗手液、酒精湿纸巾、口罩、面罩等,而些都是政府必须额外拨款进行的事项。试问,除了一再公布新返校日,教育部究竟还为师生和家长在返校事件做了些什么?

针对青年接种疫苗等问题,他也说,世界最大的资料库如美国和英国都未有明确的数据,而英国也是近期才开始为15至17岁的青年接种疫苗。

“当然,我国18岁以下青年和孩童仍未接种疫苗是许多父母所顾及的问题,所以,政府需确保自己已掌握足够的研究结果。大家确实对‘学生返校前接种疫苗’感到困惑,而根据国外相关的医学研究,更担心的是青少年成为传染者,而在染疫后又将病毒传播给家中未接种疫苗的成人。”

周长佑表示,师生和家长并非抗拒复课,而是目前实在无法对当今政府的抗疫措施存有太多信心,他续称,这不仅是长期以来居高不下的确诊病例、以及全国每日死亡人数所带来的隐忧,还包括送院前已死亡的案例,这些都是叫人无法接受的,而且很多时候既是政府失责所导致的问题。

确保全国年长者的疫苗接种达标,本该是政府的首要职责,他说,政府不应该在无能力控制疫情之下,就打青少年的主意。政府应该自问,在为青少年安排接种疫苗的同时,教育部至今还未在所有学校做足防疫准备,真的有如此急着要求师生返校复课吗?

周长佑表示,教育部应该以科学数据为基础,绝非认为“接种了就是好事”,而是果断要求政府在复课事宜上再等等。当全球资讯快速且不断转变之下,目前不仅是Delta变种病毒散发其感染力,如今已有多达39个国家发现新变种Mu病毒,也是一再逼近着你我的四周,况且,Delta病毒可轻易透过空气传染,再拿之前的“保持1.5米距离”等SOP都已不太管用。

“对于砂拉越而言,若政府已经没有办法找出感染源,最起码做好接下来的工作,降低变种病毒入侵的可能性,特别是严厉管控边境,杜绝病毒透过海陆空管道、印尼边境及“老鼠路”非法入境方式,带来的最大威胁,这些都是病毒输入的主要破口。”

他说,全球自今年8月初,平均一天约60万的确诊病例,政府唯有极力堵住所有病毒输入的破口,再谈教育和复课,而不是执意决定好新开课日期就要老师和学生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