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机票让砂民吃不消 刘强燕吁请州政府正视

2423

随着防疫管控的放宽,人民开始渐渐复工,机票却非常昂贵,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政府即刻推出机票直接补助计划,而非由人民独自担承这项由新冠病毒所引发的空路负面效应,特别是医疗丶教育领域及工人阶级等。

她说,砂拉越往返西马半岛的机票会格大幅上涨,例如较早前古晋往返西马的机票大约介於300令吉至500令吉之间,现在已上涨至800令吉至2000令吉之间,砂拉越其它城镇来回西马的机票更加昂贵。

她强调,如今国内各领域经济疲弱不堪,倘若对机票价格暴涨的问题置之不理,需要到外地寻找生计的人士,或连工作的机会都会失去。而需要寻求医疗及教育等领域人士的家庭也会遭受打击。

她说,早在分阶段防疫管控期间,一些城镇包括诗巫的飞机航班停飞,有紧急或特别重要事务需飞往外地的人士,必须寻方觅策才能成行,例如有些人须先驱车至古晋才能搭上飞机,这加重了人们金钱与精神的负担。

同时,因着防疫安全距离的需要,飞机能容纳的乘客数量有限,导致机票价格非常昂贵。然而,一些人士却因着紧要事务,不得不成行。

“昂贵的机票往往让人有窒息的感觉,因着管控期间家庭收入已经大大缩水或陷入零收入的窘境,有民众向我投诉或求助,他们已经无法承担这笔金钱开销。”

根据刘强燕国会议员今早对飞行航班在网上进行的搜查,得到的资讯是6月9日,亚航由诗巫飞往吉隆坡的单程机票价格是RM1104.30;6月11日,马航由诗巫飞往吉隆坡却是RM1599.88。

她认为,单程逾千令吉的机票价格,除了中上与特权阶级人士,倘若没有额外的支助,一般人根本难以负担,政府目前放任不管的做法,无疑是让他们自生自灭。

“需要到外地寻求生计的人士,如果他们不成行,饭碗就会跳舞,同时,缺乏医疗的病人也会面对更大的健康风险,其它领域的情况也是如此,受到各种程度负面的影响。”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政府须因应这种的特殊情况,对航空服务制定一个有利於双方的政策,让机票的价格维持在合理及大部份民众可负担的水平,这包括实施直接的补贴,以确保砂拉越人民搭乘飞机的成本不会暴增。

她表示,根据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MIER)的数据,行动管制令已导致我国平均家庭收入降低12%,失业人数飙升,各领域包括机票昂贵的环节再也经不起政府坐视不理的漠然态度,不然将助长经济衰退的浪潮。

“我认为,联邦及州政府特别是交通部长,应该针对机票昂贵的问题,即刻推出一个有效的直接补贴解决方案,而不是藉着疫情装聋作哑或推卸责任,让人民独自承担巨大的财务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