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增不适合按时开课 黄培根抨砂政府对返校日态度软弱

1421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批评砂拉越州政府对返校日的态度软弱,并要求应让所有砂拉越的学子继续居家学习直到3月8日或更晚。

黄培根对于砂副首长兼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拿督阿玛道格拉斯昨日的发表感到愤怒,并批评州政府在国盟政府中完全抬不起头。

“我们砂拉越尊贵的副首长和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在被问到关于学生返校日时竟然说这是联邦政府的权力,就这样一句话推卸责任。可以看到州政府在这件事上完全不负责任的态度。”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职责就是预防、控制并管理所有在砂拉越发生的灾难,如今却这样一句话来推卸责任。砂盟如今身为国盟政府的一份子,连为了砂拉越人民的安全在国盟面前抬头发言都不敢吗? 那当初砂盟加入国盟政府是为了什么呢?”

黄培根表示,已经有许多人民、家长、甚至是教师都纷纷向他表示担忧并对政府的安排感到不解。他补充,在现在应尽可能的减少群聚的时期,却要求学子如期返校是极不明智的。

“难道尊贵的副首长看不到砂拉越人民,尤其是父母的愤怒和担忧吗?现在所有的活动都有限制人数,就连农历新年都只能庆祝一天并只能邀请20个至亲。但是于此同时政府却强制数百名学子以及教师返校上课,这是什么逻辑?”

他表示,每间学校的学生人数少则数百,多则过千,而只要其中一个学生、职员或是任何与他们有密切接触的人士确诊,那整间学校的安全就受到威胁。

“在市区的学校,学生人数轻轻松松都可逼近千人。只要一人确诊,新一波的疫情就很有可能再爆发。难道州政府还要重蹈巴塞祥那时的错误吗? 一次还不够吗?”

他补充,执意学生返校不仅可能让新一波疫情爆发,更会加重目前诗巫医务人员的重担。

“就好像今天圣伊丽莎白就有一名教师确诊染疫了,幸运的是学生还没返校。若今天学生都在校,试想看又有多少人将与他们接触,又会有多少的新案例? 而诗巫前线的医务人员的负担又将加重,因为曾经与确诊者接触的人民必定会前去检验。”

“我们在昨天就可看到在诗巫室内体育馆等待检验的人潮是多么的庞大,而若某间学校出现了一个确诊,那需要检验的人数又将瞬间增加数千。诗巫的医疗资源是不能负荷的。”

“州政府难道都没想到这一点吗? 只因为州政府不敢向联邦政府抬头,就这样罔顾砂拉越人民的安全吗? 是不是要派部长们前来体验一天,才知道事情的危险性?”

黄培根对于政府对于中二以及中三学生可继续居家学习至3月8號,但其他小学、中学、以及幼儿班的学生都可返校的安排感到不解。他要求州政府马上向联邦政府要求让所有砂拉越的学生可以继续留在家中居家学习。

“砂拉越的人民,尤其是家长们已经在面临着疫情所带来的的经济打击和压力,而为什么政府还要在这之上加上担心孩子们返校可能染疫的压力? 既然可安排初二及初三中學生在居家学习,那为什么不让所有学生都这样做? 为什么政府还要大费周章的安排教师们横跨不同的州属回到学校? 这样不仅提高了老师们受到疫情感染的风险,更需要政府大笔的开销来为这些教师们进行隔离和检验。”

“州政府必须马上向联邦政府要求让所有砂拉越的学生实行居家学习直到3月8日,并跟着疫情的严重性延长居家学习,而不是继续抱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