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常年水患逢雨成灾 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需负起责任

251

砂民主行动党宣传部今日发表文告,针对日前诗巫又再次豪雨成灾表示遗憾。这遗憾不仅仅是为民感不平,更多是对政府的无作为感到无力。

文告中表示,诗巫多年来一直是砂州水灾的重灾区,当中武吉阿瑟区更是大黑区。无论是厦门街或加柏路、阳光巷、静雅路等多个路段每逢下雨必然成灾。这致使诗巫民众深受其害。但奈何多年来问题未获解决。而砂行动党国州议员多年来在议会一再的提醒砂政府有关诗巫水灾的严重性,甚至提出建议以让砂政府解决诗巫水灾的问题,遗憾的是砂政府并不把行动党的建议当作参考。

更甚的是,即便武吉阿瑟曾位列诗巫第三期治水计划中,可最终却不知何缘故而导致该区拨款被引向他处。

“砂行动党州议员武吉阿瑟郑爱鸰更是前往水利局询问及此,而得到的答案是,这个计划是国阵政府修改的。”

2020年,诗巫上议员刘会耀在9月份将诗巫水患归咎于第三期治水计划未完善。想必也是给日前的大雨导致水灾给予一个明确的答案。但诗巫议会主席丁永豪的言论却祸水东引将责任推向民选议员身上,着实让人困惑。

“身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的沈桂贤难辞其咎,这困扰着全砂各地的问题一日不解,试问沈部长还当得称职否?”

尽管治水计划属于联邦工程,但就连砂政府承诺“倒贴”后,诗巫水患也不见好转。试问这问题出现在哪?是工程进度缓慢,还是我国缺乏治水人才?更让人感到愤怒的是,每当诗巫行动党州议员黄培根与郑爱鸰在州议会提及诗巫水灾课题时,州政府就将责任推卸到联邦政府身上,而当行动党国会议员刘强燕和林财耀在国会提问时,联邦政府却将问题推卸到州政府的身上,面对如此推卸责任的联邦以及州政府,受苦的只会是砂拉越尤其是诗巫的人民。

“砂政盟执政砂拉越多久,这水患就困扰着砂民多久,且不仅仅是诗巫一个城市。无论是上述哪一点,砂地方政府发展部长沈桂贤都应向民众有所交代。”

文告也提到,阿邦佐上位五年,空谈了许许多多的美好计划,但对于诗巫治水却不提。相比往年,诗巫水患更是越见严重。如今就连原本的水患白区也开始遭殃。而人联党坐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但多年来却任由水患困扰着砂民。口口声声为了砂拉越,以砂拉越优先。这内部顽疾却多年不除,实在是空有其名而不干其实。

近期,砂拉越选举更是喧嚣尘上,可见这些在政府部门里当官的只顾着自身权益,却对民生问题嗤之以鼻。

鉴此,砂宣传部在文告中吁请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和砂政盟将精力先搁在解决民生问题上。而不是一个治水计划从上一届选空谈至下一届还在当成政府选举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