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巫统霸权 需另一个全国性政党

116

2020年2月24日是所有热衷改革、包容、多元的同胞最黑暗的一日。这不仅仅是因为希盟这个代表多元的政府在执政22个月之后黯然下台,更是因为这天代表着在2018年509全国大选之后倒台甚至分裂的巫统即将返回政府。而在马六甲和柔佛选举之后,我们似乎看到了过去那个强大且极端、贪腐的巫统即将回归。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砂拉越是否有政党能遏制巫统回归?砂拉越人在来临全国大选应该做何选择?在从砂拉越人角度切入全国政治大格局之前,我们必须先看看巫统过往的强大和分裂。

巫统的强大

2018年509变天,带来马来西亚政治历史上不曾见过的巨变。

巫统,这个霸占马来西亚政坛60年的霸者被赶下神台,其所代表的马来极端主义支持力量四分五裂。

在过去,巫统不是不曾陷入分裂。巫统的第一次分裂可以追溯到1951年。当时巫统第一任主席翁扎法 (Dato Onn Jaafar)基于希望开放巫统党籍给全马来亚人,遭到巫统党内人士的反对,使到他黯然离党,成立马来亚独立党 (IMP)。

1980年代,时任首相马哈迪和东姑拉萨里展开激烈的党政。这场党争造成巫统分裂成Team A和Team B,而Team B最终退党成立46精神党,和巫统Team A在1990竞选,然而最终却以惨败告终。

1998年,马哈迪和安华党争,造成巫统分裂,安华成立公正党,展开雄雄的烈火莫熄运动。然而,在1999年的选举中,巫统虽然丢了17席国席,全国193国席之中依然夺下72席。

在这几次分裂中,巫统霸者的地位从来没有丝毫被影响。而过去从巫统分裂出来的势力,也几乎都回归巫统。

直到2017年马哈迪和慕尤丁推出巫统之后,和希盟合作,巫统再次大分裂,结果更失去执政权。眼看这次巫统的分裂,因为已失去了政权,重整无望了。 但,喜来登政变之后,从巫统分裂出来的势力也正在回归。

因此,对于反对巫统极端政治的人来说,我们必须确保巫统继续保持分裂的局面,否则一旦巫统一如1990和1999两次选举重整之后回归,必然会更加强大。

那么,如果砂拉越人想要确保巫统继续保持分裂状态的局面,砂拉越人应该作何选择呢?

我们先从砂拉越最强大的政党,GPS在全国的政治的影响力做出分析。

砂拉越本土党在全国政治的地位

事实上,砂国阵(GPS的前身)在2008年以前一直都是处在马来西亚政治的边缘,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巫统最坚定的小弟。砂国阵虽然手握几乎全部砂拉越的国席,但他们不仅完全没有能力保障砂拉越的地位和权力,甚至连反对巫统剥削砂拉越权益的意愿也没有。1976年修宪降格,石油发展法令等,均是在当时的砂国阵均没有任何反对。

可以说,GPS即便掌握所有国席,也无法,甚至可能不愿保障砂拉越的利益,那自然更不可能阻止巫统呼风唤雨、胡作非为。

这当中的原因自然是政治现实。作为本土政党,无论GPS或者任何本土党再强大,在全国层面上,是没有任何在其他地区赢得议席的立足点。这直接限制所有本土政党的发展潜能,即其可在全国范围可能可以发挥的影响力。也正因为如此,即便赢下所有国席,本土政党面对巫统也只能是以卵击石。GPS历来在全国政治之中以应声虫的姿态示人,便是因为其发展到了瓶颈,在无法取得更多的席位的情况下,他们完全没有可能对巫统发起任何挑战。

相反,全国性政党却可以很好做到这一点。

全国性政党的优势

我们先理清楚一个事实,即砂拉越自主权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到关注?

2008年308大选,巫统遭遇当时历史性的滑铁卢,国阵对时任首相阿都拉的不满逐渐浮上台面。因此当时谣言疯传有30名国阵议员愿意跳巢拥戴安华成为首相。而安华在当时承诺,如果变天成功将把马来西亚日列为公共假期。而在变天失败后,当时刚刚履新的首相纳吉便宣布9月16日为马来西亚日公共假期。也正是在此后,马来西亚人才普遍开始认识到9月16日以及马来西亚1963年的立国史。

要知道,当时行动党在砂拉越虽然仅仅赢下一席,而砂国阵却在31席国席中赢下30席,但全国范围内行动党却赢得28席,而民联总共赢下82席。因此,我们可以由此推断在全国性政党取得具有挑战巫统的实力之后,砂拉越的利益才真正被开始重视。

而后,2013年,行动党再接再厉,赢下38席国席。2018年更是赢下42席。这样的结果证明,作为一个全国性政党,行动党的潜能比起任何一个本土党都来得大,尤其是在国选中。

自1969年以来至2013年,砂政盟及其盟友作为本土党虽然一直占据着全砂几乎全部的国会议席,但砂拉越的利益却不断地被侵蚀。然而,一个全国性政党虽然在砂拉越仅仅赢得1席,但却可以引起人们重视起砂拉越的利益,最终更是促成修宪复邦。

这一点,除了完全佐证砂政盟无力于维护自己所提倡的本土利益之外,更显示出一个站在巫统对立面的全国性政党在全国政治上所能扮演的角色。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喜来登政变之后,砂政盟更是坚定地站在巫统的一旁,为巫统重返政府保驾护航,凸显出即便GPS大胜,他们也不可能在全国层面上反对巫统,相反他们会继续成为巫统在砂拉越的代理人,继续确保巫统强大,默许巫统在全马来西亚,包括在砂拉越,推行极端民族主义。相对的,我们在这里假设如果希盟能在砂拉越赢得更多的国席,那么巫统就更加难以回归政府。

对于拥抱开明、多元的砂拉越同胞,2018年我们完成了一项历史使命。我们推翻了推崇极端政治巫统。

然而如今,巫统正悄悄然地回归。作为相信多元的砂拉越同胞,我们必须确保巫统无法再度执政中央,而要确保这一点,我们就必须否决GPS。无论是历史,还是喜来登事变之后,GPS都一再地用行动证明,他们必然会和巫统继续合作。

因此,来临全国选举,我们必须确保站在巫统对立面的全国性政党可以站稳脚跟,持续地对巫统进行挑战,我们才能确保不浪费2018年全马来西亚人共同创造的历史契机。

总结一句话: 遏制巫统这个全国性政党的霸权,还是需要另一个全国性政党。

7.5.2022
张健仁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