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砂政盟为政治利益罔顾疫苗加强针进度 张健仁: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准候选人张健仁抨击砂政盟(GPS)政府为了政治利益,只顾着举行州选,罔顾疫苗加强针接种工作与进度,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他强调,政府应该在古晋区设立更多的加强针接种中心,以便能有效的疏散人群,同时也加快加强针的接种进度。 他说,目前Spring购物商场提供科兴和辉瑞加强针,而南市室内体育馆则提供辉瑞加强针。 “因此,许多想要接种科兴加强针的民众都来到Spring购物商场排队等候接种。然而,大批民众聚在一起,倘若当中不幸有人受感染,则有可能造成感染群。”

拖延致使无法顺应宪法改革 年轻人应在砂选举时被赋予投票权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 12 月 1 日的宪报阐明政府把民众投票年龄降至18岁且将于 2021 年 12 月 15 日生效。这消息昨日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流传。砂拉越人很高兴看到年轻人有可能在即将于 2021 年 12 月 18 日举行的第 12 届砂拉越州选举中投票。这也意味着这些年轻人可以以大选志工模式成为记票员、检票员、投票站长等参与国家建设。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砂政盟缺适当管理 通货膨胀苦了人民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 N45 芦勃区准候选人黄拔明指出,泗里街的生活费越来越高.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保持不变或越来越少. 他说,两天前,干拌面涨50仙一盘;猪肉每公斤起了10巴仙或涨2令吉;肥料从过去的每100公斤,低过100令吉涨至目前的每100 公斤170令吉. 砂政盟或属下砂人联党有察觉到人民在痛苦中生活,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如果,人民的收入没有增加,他们不是活在贫困水平之下.他们愿意看到此事发生吗? 导致物价高涨的原因是令吉价值的下滑.兑换率对其他主要国家低,包括美元、新币、人民币及其他国家的兑换率.

指责火箭企图掠夺砂资源 陈展鹏:人联党做贼喊捉贼

“卖砂党高喊他人掠夺砂资源,这分明就是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指出,日前,砂行动党元老通过文告揭露了不为年轻的砂人民所知的“人联黑历史”。同时也道出了砂行动党之所以能成立且扎根砂拉越,正是因为人联党的贪慕虚荣,从70年代本做为砂拉越在野阵营的人联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果断投身国阵霸权的大熔炉中。 “这促使砂拉越在一段时间内属于议会一言堂,毫无制衡可言。砂拉越沦为13州之一不正是他们一言堂的手笔吗?签署丧权还要赔款,把砂拉越石油给赔出去。” 人联党处在砂政府,完全知晓石油税因何胎死腹中。他们不敢告诉民众,他们不愿意签署希盟的献议,以致使石油税不见着落。随后更无耻的来一招狸猫换太子,试图更换概念把20%石油税说成是希盟不愿意兑现。 他直言,以人联这卖砂党来跟民众说行动党准备掠夺砂资源简直就是可笑之至。除非人联党都是睁眼瞎和厚颜无耻之辈,否则绝说不出这般丢人现眼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