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9, 2022

更多新闻

砂拉越资金并非个人资产 法兰斯哈丁不应将其当筹码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江峰年表示,砂拉越的资金并不是砂政盟的个人财产,更不应被视为个人财产。 “人联党的法兰斯哈丁却指责支持反对党的长屋领袖不应为他们的服务而获得任何津贴。这是过去无知政客的典型代表。” 古晋社青团坚信马来西亚的每个人都应该始终接受彼此的差异;无论是种族、宗教还是政治信仰。 法兰斯哈丁必须记住,砂政盟州政府支付给这些长屋领袖的钱不属于砂政盟。相反,这些钱是属于所有砂拉越人的。因此,不应允许这种由于政治而将这些领袖薪资作为筹码的傲慢心态。 鉴此,古晋社青团呼吁砂政盟政府也将 RTP 和 MRP...

政府无能无限延长抗疫局势所致 江峰年:游子未能回乡无关家教

“如果非要把砂拉越在外游子未能回砂的过错归咎于任何人,那么我说那是政府的错。政府的无能无限延长了抗疫局势,封锁边关等问题让人有家回不得。” 针对日前人联党魁沈桂贤将砂人民在外留学后没回家看父母归咎于失败的家教一文,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如此表示。 他说,同样的,正是政府无法正向引导国家经济,导致我国经济疲软。许多人丢了工作,但政府并没有做出更多努力来确保民众收入不会受到众多封锁和不合逻辑的 标准作业程序影响。 “与此同时,机票价格昂贵,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如此高昂的价格。这也反映了政府对这个节日的规划不善。” 他直言,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沈桂贤医生,无法理解贫困人民的困境。尤其是在春节旺季从吉隆坡到古晋的往返机票价格一般得超过 RM1,000.00。

民都鲁塞车情况日益严重 政府需规划交通大蓝图

民都鲁塞车情况日益严重,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政府需有基本道路提升意识,提早规划交通大蓝图,别等到民怨四起了才想如何解决。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省内的道路和交通规划已赶不上日常的交通工具使用,再加上一直没有良好的交通规划,包括政府只是一再延长买车扣税的做法,却没有认真看待各城镇未来的交通问题。以目前的交通拥挤程度上观察,随着人口比例的增长和交通工具的巨增,叫人无法想像5年后省内的塞车问题会是多么糟糕。 他促请政府不要再以老套施政方式,总是等到民怨沸腾吃尽苦头了,才来解决问题。 “等意外事故发生后,才来这边关闭、那边开放的做法也不是长期性的解决方案,反而还延伸更多问题的出现,所以,政府应该检讨和规划,必须增设更多新道路工程的建设。” 他相信所有道路使用者都能体会到,适逢上下班时段、午休时段,公众都是“塞”在车龙里,心里虽是百般无奈都也难逃交通拥挤情况,最为糟糕严重的便是傍晚时段,原本仅10分钟车程,一塞就是近一个小时,严重影响民众们的生活模式,每次要开车回家就联想到塞车的难耐,心里产生抹不去的阴影。

利惠各造确保鸡蛋供应满足市场所需 林思健:贸消部需继续营造多赢局面

针对这整个星期以来鸡蛋短缺的现象,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这几天走访了很多商家,掌握市场情况。 “鸡蛋是日常生活中最普遍的食物之一,尤其是在农历新年期间,所以他会理解消费者的紧张心理,这是人之常情。” 他表示,鸡蛋的供应牵涉运输,包装,生产成本核算与设备维修等,所以各方都必须了解,尤其是政府单位有任务向民众讲解当中的困难,并给予援助和协调。 据悉,在面临饲料与劳工问题,砂拉越鸡蛋供应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砂拉越地广人稀,内陆交通偏远,运输成本极高。他觉得政府,尤其是贸消部应该统制品市场上作出更多努力。

卑尔騒工业区又现荒废球场 林思健:政府必须解释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今日向记者披露又在卑尔騒工业区附近的另一个荒废球场工程,除了碍眼和有损市容,也滋生环境卫生问题。 林思健近日接获民众通报,指其住宅区的室内球场荒废多年,杂草丛生,积水养蚊虫,恐怕连其他害虫或蛇也有。 根据附近居民告知,当地蚊子非常多,居民们也时常面对蛇虫出没,因为该处缺乏打理,不知道负责保养工作的承包商是否存在,或者有尽责。 林思健日前和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与罗立原律师一起到现场勘查,发现确实野草丛生,甚至长得比人还高,连灯柱也布满杂草。

未能妥善处理体育健将问题 政府对大马体坛造成重大伤害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拨款1000万令吉予大马足总,国家却严重遗忘其它体能项目的发展,这已对大马体坛有着很大的伤害。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于今日表示,我国首相于本周一发表,将拨款1000万令吉予足总,用于国家足球发展,然而,其它国家体能却面对各式各样的困境和问题,更是发生144名国家运动员被迫裁退我国体坛的事实。 他表示,我国在不久前,先是爆出前游泳国手遭受性骚扰事件,再到近来裁退144名国家运动员事件,随后是羽球国手李梓嘉于本月11日也递上辞呈信。 “大马羽总却说是承受不了压力,试问,克服压力不应该就是体坛应给予国手们其中的长期操练和栽培吗?应该检讨的反倒是政府,自己留不住人才,眼看国家选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如同人才流失,只显出政府事不关己的态度,更无法妥善处理。” 原本可以成为一名国手,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运动员原本对体育的热忱、决心和毅力,甚至是体育精神,也因为国家对体能的冷漠且无能的对待,逐渐消逝和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