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令吉电子钱包含隐藏条件 周长佑抨国盟政府无诚意

1833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有关民众必须下载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式,才可获得50令吉电子钱包的做法,不禁让人感到要表达支持现有的政府才可以受惠。其做法更是凸显了现有的后门政府的确极需来自民间所表达的支持,因此设法以种种小动作让国人可以“有感”。

“虽然说这也是首相慕尤丁宣布的经济振兴计划中的措施之一,可是单单是这50令吉电子钱包就让人看破手脚,这当中首先的动机并非让国人可以直接且快捷的受惠,而是隐藏著有条件式的,这原本是两码事,不该设下如此条件,更显示出毫无诚意。”

他指出,国盟这个后门政府成立至今已100天,可是除了这些绕过国会迄今2950亿令吉款项配套,在国家管理方面根本无视法治,财政部长查夫鲁自己也说,大马赤字或增将近一倍,即会增加至6%。

“这是政府为拯救经济所致,财长也说可能调高债务上限来资助振兴经济配套,政府提高的上限幅度,这需要国会的批准,唯国盟迄今种种欠透明的各项政策,是须先通过国会问责,否则最终是纳税的国人首先直接蒙受的亏损。”

“既然已经具备电子钱包的预算就应该直接发放,这些都是人民的纳税钱,希盟执政时期是从30令吉开始,民众注册电子钱包即可获得,无条件的期待民众直接索取,国盟政府勿为50令吉为难国人,实际上这50令吉对于国内的贫困家庭是一项帮助。”

他说,MySejahtera应用软件迄今存在着问题,从注册到使用都难确保可以顺利完成, 甚至瘫痪,功能不仅有限,也难符合砂州地理环境的条件,许多在境内郊区的网络设施仍然缺乏。

“我国出现太多在疫情期间有政府推出的应用软件,例如Gerak Malaysia、MyTrace,这肯定会引起国人的混淆,若是只是为了短暂的用途,加上功能有限及不顺畅,就等于没有发挥大作用,这也是直接浪费国家资源,最终只是为了下载次数,而非真正实用或否。”

另外,更叫人担忧的是电子钱包是十分隐私的应用软件,除了许多私人隐私的资料,甚至是银行的资料,况且近来有发生电子钱包近遭到入侵盗窃的事件,因此政府应该保障这方面隐私资料的安全。政府不该这样动用政府资源,如此直接干涉个人电子钱包的做法,这不是在大马这个体现民主自由的国家所应有的方式,也实在要不得。

周长佑强调,既然国家未来将会面对经济及国际趋势变迁的挑战及不确定性,政府更应该关注如何谨慎管理及善用手上资源,这些官方应用软件的研发都需要一笔庞大费用,同时并非一次性而是需要被管理一再更新。同时,保证不被病毒入侵等,毕竟这些费用都是来自国人的公款,而纳税人的钱必须与国家现有的资源有效的整合,政府必须以身作则与国人同甘共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