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利文向卫生部提五大建议 冀凯里带领国家走出疫情

135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希望我国新任卫生部长凯里在冠病大流行期间,能够领导大马卫生国家议程(ANMS)带来新视角,尽早摆脱疫情。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他最初是希望卫生部长能被任命为高级部长,以认可在疫情期间的重要性,并透过范式转换确保将卫生保健纳入政府所有推进的政策当中。

尽管如此,他希望凯里的上任将成为我国应对冠病的催化剂,带领国家和人民走出疫情,尤其我国冠病依然肆虐,截至昨日(27日)的确诊和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共166万2913宗确诊以及1万5550宗死亡。

俞利文亦期望凯里与团队能秉着当时在疫苗接种工作的同样决心和专注,带领卫生部着手解决当前我国医疗体系种种复杂和多方面的问题,无论短期还是长期。

因此,俞利文向卫生部提出他认为可持续改革并奠定基础,以及重建我国医疗保健系统的看法和建议:

(1) 政府在应对疫情新方案须以数据为基础,包括在关注传染病控制的基本原理上,需以所有国人的实际情况、生活历练和专业评估作为指引。

这包括对加强公共卫生能力的重大投资,除了推行疫苗接种工作,同时也实施“查找-测试-追踪-隔离-支持(FTTIS)”策略以控制病毒传播,而非以牺牲彼此为代价。

这与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地区主任葛西健(Dr. Takeshi Kasai)的说法是一致的,后者还说明单靠疫苗是不会终结马来西亚的疫情,而应该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来控制疫情。

由于我国的阳性率已连续36天超过10%,充分说明了检测率的不足,实际的确诊数字甚至可能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因此,新政府必须提出一项全面的国家筛检计划,以解决过去几个月阳性率高的问题。

我国也要做好公众如何与病毒共存的准备,加强相关风险沟通策略,教育公众并解释冠病大流行的过渡期,以便公众做好准备适应新常态。

国家冠病免疫计划(PICK)也必须重新交由卫生部负责,以更好的实施和简化不必要的官僚作风。

(2) 政府需要扩大公共卫生服务能力的整体计划,同时将私人界业者纳入其中,共同应对当前潜在的变种病毒和负担其他未知数的传染病。

这包括加强医疗基础设施,尤其解决在乡郊地区长期面对的医疗人力问题,例如合约医生的困境,以及医疗系统和基础设施长期被忽视,特别是东马。

(3) 将科学和科技融入到卫生体系,包括在冠检测系统方面得以正确和透明的使用数据进行疫情控制。

卫生部除了通过GitHub公开疫情数据外,也必须有效提升并且改善检测系统,比如现有的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HIDE)。还有,政府也可以将人工智能(AI)融入其中,包括改进公共卫生措施,如追踪接触者和监视等。

(4) 立即审查并解决非新冠病例而忽视导致病情恶化及死亡率增加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故。

政府需加强和关注我国的非传染性疾病(NCDs)国家策略计划,以解决我国人口当中“健康定时炸弹”的问题。

(5) 为长期改革奠定基础,包括成立“健康改革委员会”,草拟中长期改革方案,以反思并且改革我国的医疗体系。

有关委员会可以成为医疗保健基本领域推进改革的工具,包括融资系统、人力资源、医疗基础设施、医疗数据收集和分析等。

同时,该委员会其中可以发挥的重要作用,是全面审查我国应对冠病的方法,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为我国预防和管理未来的流行疾病做好准备。

俞利文指出,有了上述五项基本原则,他希望新任卫生部长与团队能够更好的为我国卫生系统奠定坚实的基础,同时通过开放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来自私人领域、学术界、非政府组织甚至来自反对党等在内专家进行交流并提供建议。

俞利文表示,尽管重振国家经济固然重要,但更好的“重置”方式莫过于建立强大而全面的公共卫生措施将疫情控制,方才能带领国家和人民走出这场危机。

鉴此,他希望新政府能够针对现有应对疫情方案进行根本性调整,为了人民的健康和利益,政府需要对我国的医疗保健系统进行长期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