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氢气经济砂如何从中受惠 砂政府应清楚说明

59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对于阿都卡林日前笼统且略敷衍回应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州政府检讨砂拉越氢气经济议程(Sarawak Hydrogen Economic Agenda)的经济可行性研究及利盈分析一事,表示脑火。

当它涉及到亿万或千万令吉的公款时,身为一位国会议员及人民的代议士,有权力知道公款的使用。这也是他的责任询问有关的问题,尤其是关系到砂拉越子民的课题。

由砂人联党、砂政盟及国盟所推行的氢气经济对砂拉越子民是很陌生及对砂拉越子民不应该蒙在鼓里。政府只是公款的受抚人,而不是亿万令吉的保留人。

“我们对砂拉越氢气经济议程感到困惑。”

砂拉越州政府目前曾说,到了2030年,州政府可从整个砂拉越石化枢纽操作时,每年可从税收获得160亿至2O0亿令吉之间。砂拉越第一氢气厂的设立是此枢纽催化剂的重要发展,如今又如何?砂拉越子民如何从中受惠?

他说,第一点是,作为现任政府必须向砂拉越人列明来详细说明,何谓氢气经济?我们感到困惑,许多砂拉越子民肯定的也会感到困惑。

第二点是,设立第一家氢气厂
须耗资多少?这个资源能否使砂拉越子民受益良多?砂拉越子民还缺乏许多其他东西,如居所,贫困等,尤其是B40群体。大学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以致失业或等待骋请。

“我们要质问砂人联党、砂.盟、国盟,能够详细说明何谓氢气经济吗?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我们要强调的是,现有的政府是公款的受托人,政府应该对砂拉越子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