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改革谅解备忘录 张健仁:我国迈向成熟民主制度一大步

98

政府与希盟昨日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是我国政治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我国迈向成熟的民主制度的一大步。

这项谅解备忘录为我国的国会体制带来重要的改革,包括:

  1. 在本届国会届满之前提呈及通过反跳槽法令,即,国盟政府必须最迟在2023年必须向国会提呈该项反跳槽法令。
  2. 落实国会遴选委员会监督政府重要部门的制度,成立多个国会遴选委员会,其中50%的遴选委员会必须由反对党国会议员担任主席,而这些遴选委员会的成员则将由朝野国会议员共同组成。
  3. 所有法案和预算案必须先与在野党进行讨论并得到多数议员的同意,内阁才被允许提呈给国会。

反跳槽法令一旦获得提呈及通过,将会终结政治青蛙及政治投机者。

国会遴选委员会制度及提呈法案之前与在野党进行协商,这将会加强国会对政府行政的监督和制衡的作用。如果国会遴选委员会获得充分发展,国会将不再成为政府行政的橡皮章,国家的钱和人民的权益也将更有保障。

在疫情管理方面,我也感到很欣慰政府,透过这项备忘录,接纳希盟的提议,即:

  1. 政府额外注资450 亿令吉,协助商业领域和人民
  2. 银行提供免利息暂缓还贷(过去的暂缓还贷政策,银行还是照算利息。在希盟的这项备忘录中的暂缓还贷建议是,银行在这段时间不可算利息。)
  3. 加强“寻找、检测、追踪、隔离、支持和接种”策略,以遏制新冠肺炎病毒传播。

沙巴和砂拉越方面,谅解备忘录也提及政府必须实行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在希盟执政时期,内阁指导委员会已经完成相关报告及实行方向,不过,在国盟政府执政后被搁置一旁,而有关报告更被列为官方机密,把人民蒙在鼓里。

如果政府在国会中掌握非常大的多数议席,这些希盟所提议的改革都不可能会实现,政府也不可能签署这类备忘录。换言之,是国会在野党的议席优势迫使政府与反对党进行协商,最终达成这项“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

无论如何,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乃是我国国会体制重要及正面的发展。随着政府注资450亿令吉、免利息暂缓还贷及加强抗疫策略,这也将会让人民受惠良多。

事实上,我们昨日这项促使我国民主制度走向更成熟的道路,是始于2018年5月9日当时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一举推翻老树盘根的国阵。虽然希盟政府只执政22个月,却为政府的改变奠定了基础。 虽然希盟政府在喜来登行动中被推倒,但由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并不稳定,当中存有许多他们内部的政党之间和政党之内的派系斗争。而伊斯迈沙比里也面对同样的问题。因此,他非常需要“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至于在野党,我们则可以通过这项备忘录有效的发挥作用,并影响当朝政府所制定的政策。

在“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下,希盟将继续扮演反对党的角色,并会继续对政府政策作出批评,但首相仍可以继续领导,直到下届全国大选。倒是,再将由选民投票决定,谁将成为国家未来5年的政府。

我相信,马来西亚目前的政治格局将会持续下去,即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单一联盟能够在未来几年掌握绝对多数议席和独霸国会。国阵以往的霸权时代已经结束了。因此,这项备忘录将是未来政府的稳定因素,引用国家元首的提醒,“胜者不胜完,败者不败完”。国盟、国阵和希盟可以在选举时一决高下,但选举结束后,彼此都要抛开政治岐见,根据达成的协议扮演好各自的角色。

最终,国家和人民将会从这项新政治格局下受益,这也是成熟的国会民主的特征。

14-9-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