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元首揭露撤销紧急条例未获御准 社青团:国盟举动已引发宪政危机

196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文告表示,首相署部长达吉尤丁在7月26日的国会里宣称紧急状态的法令被撤销后,在29日就被国家元首狠狠打脸了。这是在1963年建国后十分罕见的状况,以“历史性”来形容毫不夸张。然而历史性这一词自喜来登行动后,用在国盟政府顶上只能是贬义的。因为这是罕见的部长误民之余,还欺君的状况,其恶心的程度简直人神共愤。

然而,在全国都面对着疫情与及宪政危机之际,抗疫无能的砂政盟政府还在随后借着君主立宪制以及需要稳定的政局这两个借口来为其在马来亚的主子,即国盟政府护航,其恶心、荒谬、无耻的丑态以厚颜无耻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同时,文告中指出,在君主立宪体系下,元首是不能干预政治这摊污水的,因为元首是超越政治的。 然而,砂政盟联同国盟政府频繁的欺君误民是在不断逼使元首干政,而从元首自喜来登行动后所做的一切决定,任何有理智的人都可以看出元首是在不断地遵循君主立宪制的原则行事。 反而是砂政盟与国盟的政客在不断挑起元首与及君主立宪制的底线,甚至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试问这群欺君误民的政客还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跟人民说要尊重君主立宪制?

再者,砂政盟也提起了抗疫需要稳定的政府才能够成功。这是最为无耻的借口。自年头颁布紧急状态后,国盟政府一直都可以避开反对党的问责,可以说是为了确保政府能够稳定执政不惜陷马来西亚民主于万劫不复之境。 然而,结果却是疫情每况愈下,众多的马来西亚人民更是因为政府抗疫与及恢复经济都无能之下而白白牺牲。 毫不夸张地说,国盟政府手上沾满了马来西亚同胞的血,而在砂拉越作孽的砂政盟可以说是共犯,也是让砂拉越同胞白白牺牲的刽子
手。

无论是国盟政府,还是砂政盟政府,都是今天马来西亚与及砂拉越疫情严重的罪魁祸首。 在这之余,这批政客还能够无羞耻心的谎称要遵循君主立宪制和稳定政府来抗疫,甚至不惜欺君误民。 砂政盟作为国盟政府的一份子是难逃其责的,而他们也欠砂拉越人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