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拨款比例比希盟时代少20亿令吉 砂政盟从“造王者”沦为“乞讨王”

222

2022年财政预算案,砂州所得拨款比例比希盟时代少20亿令吉,砂政盟“造王者”地位成“乞讨王”地位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今天下午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如是指出。

张健仁指出,在2020年初,当砂政盟(GPS)与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联手推翻希盟政府,砂政盟自吹自擂为“造王者”,并能凭着该“造王者”的身份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

“然而,从2022年财政预算案来看,这个所谓的“造王者”不仅无法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反之,砂拉越现在获得的拨款远比希盟政府之前所分配给砂拉越的比例来得更少。”

张健仁透露,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总发展开销为560亿令吉。其中,在分配给各州属的拨款中,砂拉越获得45亿令吉(占8%)。而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总发展开销为756亿令吉,然而,砂拉越只获得46亿令吉,仅仅只占总发展开销的5.9%

他说,756亿令吉的8%是65亿令吉。这表示,与希盟政府相比,国盟政府分配给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少了20亿令吉。

他表示遗憾,昨日,当他听到实务的国会议员对砂拉越在2022年预算案中获得少得可怜的拨款。同时,还有多位砂政盟的后座议员在他们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中抱怨2022 年财政预算案的拨款严重不足,并向国盟政府乞讨更多拨款。

“由此可见,砂政盟在国盟政府中的“造王者”地位,已正式变为“乞讨王”。砂政盟与巫统、伊斯兰当和土团党联合组国盟政府的的决定,对砂拉越带来莫大的损失。”

张健仁也表示,自马来西亚成立指出,它有两个主要的发展差异,即,种族之间的发展差异和区域之间的发展差异。在种族差异方面,新经济政策已实行了数十年,而如今有许多中高收入的马来人,统计局的数据足以证明,布城的家庭可支配收入居全国榜首。

他说,但是,至今,并没有像新经济政策那样针对缩小东西马发展差距的计划。

他透露,在希盟政府执政时,希盟政府连续两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落实了 30% 的发展开销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的目标。这旨在缩小东西马两区域的发展差距。 唯,遗憾的时,国盟政府并没有延续希盟的这项政策方针。

因此,若联邦政府真的有意拉近东西马的发展差异,政府必须策划一个五年计划来落实这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