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次被允许提款 公积金政策需具前瞻性

99

针对雇员公积金局提出特别提款者,之后所缴纳的公积金将全部存入第一户头,直至填回提款全额另加额外20%的款儿额为止一事,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强调,政府需精明投资得高回酬,并额外补贴所有的公积金会员。

周长佑指出,公积金最基本的功能就是为国家人民的养老储蓄做投资,既然也是国家唯一的机构,就必须有前瞻性的远见,而不只是要人民自己救自己,人民接下来除了面对通货膨胀的压力外,也要面对的是必须想尽办法赚取更多的钱就为要存入公积金户口的情况。

“疫情至今,会员已是第4次被允许提款,政府接下来必须提供有保障的回酬,不应该只是‘平均每年可获得5%的利息’, 试问政府究竟在允许再三提款后有什么长远且保障的投资计划? ”

他讲述,虽然会员可选择性是否提款,然而公积金却是全体成员的养老积蓄,如今即使是没有提出来,也同样被政府一再打公积金的主意,影响了原本的表现。

“因此,政府必须交代究竟在接下来的20年我国公积金局的投资方向是什么,否则如许多民众一直在谈论有关44%名会员存款少于1万令吉,26%名会员存款少于1000令吉的事实,尤其是政府近来所推出的i-Lestari、i-Sinar和i-Citra提款计划总额更是已经达到1010亿令吉,这一切之后也有73%的公积金会员的存款是不达标的。”

他说,以1500令吉的薪金估算,虽然1万2000令吉需3年1个月的时间补回公积金第一户头,但却无法保障在接下来的3年1个月,会员不得失业或是特殊事故的发生,这些情况将可能让会员还需准备延长退休年龄多4至6年。而若是政府没有给予保障的回酬,民众就只是在提出自己的未来钱来用,那些原本3年内可以多1万令吉的积蓄也变成了补回给自己的户口。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去年也提及,在过去一年的疫情期间我国拥有58万户M40收入的家庭转变成了B40。这意味着除了政府一直未解决的贫穷线收入,也反映出,政府应该对症下药的加速我国社会在疫情后的恢复,在开放后准备进入的后疫情时代。”

他续称,政府除了有效的控制物价,也必须稳定我国货币表现,其主要重点应该是减少中小型企业许多的繁文缛节, 包括简化证件审批的程序、减少及放松他们的负担,以至减轻成本和运营压力。

如此以来,才能确保商家不会将额外支出转嫁给消费者,进而加速社会的经济复苏,让国人不被经济的压力逼受更深层面的经济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