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署转型共识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 国家改革不容再续性的停顿

78

我国自从去年经历了政变,国盟政府夺权后的国家改革足足停顿了17个月,即使拥有宏伟的70位正副部长以及委任许多部长级高官,遗憾执行力却十分微弱,除了耗尽国家8000亿抗疫基金,始终没有能力抑止冠病,以致酿成今日的疫情局面和沦为“失败政府”的政治管理结局。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于今日强调,国家改革决不容再续性的停顿。他谴责表示,无论是国盟或国阵的做法,一直让同样错误发生,也不断重复用着同样有限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非认真改革思维。即便是疫情期间,更从未用智慧把危机变成国家改革的转机,许久下来都只停留原地。

他指出,国阵和国盟的治国方式就只“停留”在口号,冠冕堂皇、锦绣添花的口号到最后都没有成果,即便是“放眼10年、15年”愿景,国民根本体会不到体制的改革和举措带出的决心。

然而,在希盟执政期间,其作风一路来注重体制改革和精细施政,例如一份到位且简易的完整版福利部申请表格、交通部100令吉无限次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等,如今再回放17个月的国盟政府,国民一次次等待的展延路税纸更新,政府连如此简单的事都没有全面的解决方案,总浪费时间要百姓苦等,甚至早在去年国盟夺权后,就在眼前可以招揽的海底电缆国际商机,都可以被自己搞砸。

联邦政府与希盟于本周一共同签署的转型共识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旨在进行五项重大制度改革,也是历史的新篇章,包括行政改革、国会改革、确保司法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加强2019冠病抗疫计划。签署备忘录主要是携手专注经济和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好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同样的,周长佑表示,随着备忘录的签署,也意味着首相不必如同报导般,委任纳吉出任首相经济顾问,也不再需要因为压力而干预司法程序,或要求总检察署撤销巫统官司派,包括“法庭班”的控状。另外,也不再理会内部派系的要求,受后者担任副首相的压力。

他说,身为强大且负责任的在野党,我们在历史性时刻及经济和疫情当前,朝野政党签署转型和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是马来西亚和人民的胜利,尽管在过去希盟和行动党选择拒绝加入政府并拒绝职位献议,再到协议的谈判,选择继续成为‘在野党’,不仅要发挥我们制衡作用,同时为人民提供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即一个以原则、理想和理念为指导的人民政府。

而今,在迎接第58周年马来西亚日的到来,希盟和行动党将继续朝着国家一丝曙光的希望,要团结国家并战胜国难,趁此也祝所有人马来西亚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