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无意针对人联 基于问责相询粮食援助包价格

245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根据BKSS6.0里的食物援助计划,每份食物援助包应是持有价值70令吉的。然而,许多民众实际上只获得大约50令吉的食物援助包。相信众多获得援助包的人都想知道这20令吉的去向。

“作为砂政盟政府一员,人联党是有回答这个问题的义务。况且,人联党是掌控着古晋区的食物援助包的一方。正因如此,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也把这件事情的矛头指向人联党。这是任何民主社会最基本的问责制度,不足为奇。相反,人联党应该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相信人联党在做了将近60年的砂拉越政府,应该知道自己作为政府的责任吧。”

然而,许德婉日前在其脸书专页给了一个答非所问的答复。她写道:

“…一同工作的同伴们出车油,出咖啡钱,大家连一包BKSS的饼干也没开过。县公署派什么食物给我们,我们就送出什么食物给需要的人。如果有漏掉什么,在这里跟收到的人说声对不起…”。

从该帖文来看,这是一篇在体恤党基层的贴文。然而,这却没有回答到“为何70令吉援助包到最后会变成50令吉援助包”这个问题,是个切切实实的悲情牌。

他直言,砂拉越行动党从未针对人联党的基层,因为他们只是持着服务的好意去执行任务罢了。这问题针对的是人联党高层,砂政盟高层,因为人联党高层作为政府的一员,制定政策的一方,是应该坦然面对这个问题,而非让基层去承担被问责的负担。

“许德婉这样的回答,有意或无意间,基层将会变成人联党高层无能,不透明的挡箭牌。人联党的高层与其躲在其基层的后方,更应该挺身而出,回答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问题,而不是延续该党一直以来的“闪、躲、赖”的作风。”

当许德婉在为基层喊苦时,她是否应该考虑下为何砂政盟政府为何不将抗疫资源公平分配于每一个选区的州议员,而只将5,000,000令吉的议员拨款和250,000令吉的抗疫拨款分于政府的议员。

江峰年强调,当许德婉为基层要自己出车油钱,咖啡钱而喊苦时,砂拉越行动党的党基层自创党以来,就已经以这种方式服务选民了。这不是一个对“为何70令吉援助包到最后会变成50令吉援助包”问题合理的答案。因此,希望人联党高层可以不要再拿该党的基层来做自己挡箭牌,而坦然回答这个简单却对政府透明度与及人民福祉关系重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