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证明“华裔参政论”不只是狼来了 砂政盟就应该退出充斥极端主义的联邦政府

113

首长阿邦佐再推“人联参政论”这个老掉牙的政治伎俩,目的是要混淆人民视听,为砂政盟独霸砂拉越州议会铺路!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阿邦佐所谓的“没有华人,砂政盟就不能成为政府,华人必须在政府里”的说辞,众所周知,是另一个出自他口中的政治笑话和空谈!

她强调,以阿邦佐为首的砂政盟毅然决然的支持後门政府,以及目前由巫统及伊斯兰党主导的联邦政府,已经将阿邦佐及砂政盟对华裔政治的偏差定位曝露无遗。此外,边缘化华裔政治也是土保党一贯的政治伎俩。

为了证明这次“华裔参政论”不是另一个“狼来了”的戏码,杨薇讳挑战阿邦佐,倘若他认为华裔的代表权很重要,应即刻退出目前充斥着种族与极端主义的联邦政府,而非因为州选来临,再挑起老课题来讨好并蒙骗华社!

“在巫统、伊斯兰党、土团党,加上砂政盟组成的联邦政府中,到底有多少的华裔代表?这能符合阿邦佐没有华人就不能成为政府的言论吗?然而,砂政盟还不是毫无犹豫的支持这个篡夺民选政权的联盟?”

“人民对阿邦佐发表自打嘴巴的言论,早已习以为常,早在他信口开河提出7G网络丶砂拉越航空公司等诸多不符实际的计划开始,他的政治本质早就摊开在众人面前,一览无遗。而令人瞠目的是,砂政盟一些领袖也与他起舞唱双簧,是要将人民带到荷兰去吗?”

亦是砂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指出,事实上,在过去58年里,砂政盟(砂国阵)许下的承诺何其多,又有多少已实现了呢?有关华裔代表的承诺,2016年州选举前承诺的委任华裔副首长,选后却不了了之,即是其中一个蒙骗华裔最典型的例子。

她说,以土保党为首的砂政盟,采取种种手段削弱、限制华裔政治力量,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87年明阁政变事件,人联党拯救了土保党,保住了砂拉越政权。然而,紧接下来面对的却是一连串被削弱势力的手段。

“有多少曾经是人联党的选区落入土保党的手中?相信连许多民众都已忘记了!包括由人联党西端区划分出来的南甲区, 就在1996年成为土保党的囊中物。而当时经历明阁政变,才不足10年的时间。”

而选区划分更是限制华裔政治力量的一项手段,州内以华裔为主的选区人数,往往是其它土著选区的两倍丶三倍,甚至四倍之多!这些黑暗的政治操作,背後是由谁说了算?

土保党不断的取走了人联党的议席和职位,削弱人联党的政治势力。这符合阿邦佐所说的“没有华人,就不能成为政府”的言论吗?事实上,在2001年,行动党只剩下基都隆一个州选区,人联党却是一个掌握18个州议席的政党。但在2004年,人联党还是失去了诗巫乡村议会主席的官委职位。

杨薇讳重申,阿邦佐显然并没有说真话,也没有将砂政盟的隐议程说清楚、道明白,他们要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华裔政党,而是一个不张声、不反对,凡事躬身支持,唯命是从的华基政党。

另一边厢,人联党的这个角色,历来也扮演得十分称职,且甘之如饴,只为保住官位。即使关乎华社权益的课题,也都以“老大”的意愿马首是瞻,华社的诉求在他们本身政治利益的大前提下,根本显得微不足道!

“若我们看清了阿邦佐及砂政盟的政治本质,就会发现华裔代表在砂政盟中,根本就是处於可有可无的点缀地位,只要乖乖听话,就有官做。”

她促请砂拉越广大选民,认清阿邦佐及砂政盟屡屡演出的老戏码,而他口中的华裔政治论,只不过是州选到来时空洞的“甜点”,用以击垮在野党,独霸砂州议会的手段。

“人民若再给予砂政盟支持,砂拉越会变得更好吗?在砂政盟(砂国阵)治理下58年的砂拉越,今天成了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天然资源外流,不利砂州的政策频频祭出,这样一党专政的政治局面,还能为我们带来更光明的前途吗?”

杨薇讳呼吁广大人民,以实际的行动阻止阿邦佐及砂政盟的独霸政权诡计,勿让这个联盟有机会一党独大,继续将砂拉越领向更糟糕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