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砂拉越特别拨款无增加 政府在争取砂权益上已失败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N45准候选人黄拔明认为,政府在争取砂拉越应有权益上,已经失败. 他表示,砂人联党/砂政盟在争取联邦宪法条例112D下,砂拉越的政府特别拔款已经撤底的失败. 在1973年,签署石油发展法令(PDA)之后, 砂人联党/砂政盟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资源 - 石油及天然煤气.砂拉越政府每天奉上超过2亿令吉给联邦政府.无能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真的无法开采资源吗?只拿5巴仙的税收.在第12届州选举中,我们要抛棄砂人联党/砂盟政府. 在2022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只拔80亿令吉之中的6巴仙发展金给砂拉越.要知道,砂拉越的面积占全国的30巴仙,税收是全国的30巴仙及全国人口的10巴仙.这对砂拉越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的首长还口口声声在说:“继续为砂拉越争取应有的权益”. 掌管法律与国会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博士在新任首相之下,首100天的表现,他与砂人联党/砂政盟的首要任务是把大马契约(MA63)恢复原状.我们仍在等待之中.

国盟上台后减少给砂特别拨款 俞利文质问砂政盟为何默不作声?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砂政盟在《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下,拒绝逐年增加特别拨款予砂拉越的意图及策略。 俞利文补充,是项《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修正法案,是在希盟执政时期致力争取下完成的,包括逐年增加砂拉越和沙巴的特别拨款。 惟,在国盟篡位后,国盟自2021年起减少给予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甚至把在希盟时期增加给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砍半。 俞利文说,财政部长披露鉴于目前沙巴和砂拉越政府正针对收益分享进行谈判,因此拒绝保留在希盟时期设下的高额支付。 此外,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也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透露,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已要求有关特别委员会推迟审查特别拨款的会议。

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论调 杨薇讳:砂政盟正是与青蛙同心的政团

首长阿邦佐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的论调,无异于自打嘴巴的廉价政治宣传,为砂拉越政坛再添笑料,同时也进一步曝露砂政盟GPS缺乏政治诚信! 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表示,GPS砂政盟是与“政治青蛙”挂钩并同行的政治党团,其主席竟然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来评述西马的政局,充份披露该党利益至上的政治议程! 她强调,砂政盟2020年初与西马的一众“政治青蛙”,联手发动“喜来登政变”,篡夺民选政权,导致今天马来西亚仍陷入政治乱局中。同时,也让侵蚀世俗价值观的极端宗教政策,有机会频频落实推行与扩大,而砂政盟无疑是背後主要的推手之一。 杨薇讳说,砂政盟本身就曾上演一出“政治青蛙”的剧情,来蒙骗广大的砂拉越子民。2018年国阵失去政权後,砂拉越国阵宣布“跳出”国阵,并组织砂政盟GPS,这确曾令一些人被这个虚假的政治伎俩所误导。 事实上,这不过是砂政盟的障眼法而已!它希望藉此清洗过去与巫统狼狈为奸所创下污秽不堪的政治历史,包括主动且支持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掌控权“送出”给联邦,来换取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也全力在国会中支持领海法令,导致砂拉越丧失油气自主权等。...

选区拨款“支持我就有”? 砂拉越已被砂政盟“私营化”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谴责人联宣传秘书俞小珊依旧发表过去半个世纪的“家长式论调”,所谓地方选区拨款是“支持我就有”运作模式,等于告诉广大的砂拉越人,砂拉越不是属于砂拉越人的,而是属人联或是阿邦佐所领导的砂政盟私家的。 “这是让许多人砂人感到非常气愤的说词,来自广大民众辛劳赚取的血汗钱缴交税收后,反而被包括人联在内所组成的砂执政党充当武器威胁人民。” 所谓的人联宣传秘书应该说明为何半个世纪来砂政府管理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砂州,让砂拉越成为全国的贫穷州之一,等于自身的执政能力和绩效极为差劲和惨不忍睹,迄今依然视这样的不公平分配拨款是理所当然。 俞小珊所谓的宣传上吃亏根本就是一种极度虚伪的论调,显然也毫无担当,企图逃避责任。 单单是每逢在选举前夕和期间的各种毫无根据的诬蔑、抹黑的文宣就琳琅满目,包括看似有意无意发表责怪选民没有支持,而无法获得地方选区拨款,这等于说一切都是人民的错,是人民自己不要发展的言论。这俨然是试图误导,和又要以钞票及拨款剥夺民众说应有的自主选举权,事实上这些政府拨款根本不是任何政党候选人的私家财产。

政府须控制选举期间机票价格 让砂民在不受阻碍下返砂投票

随着砂拉越选举日期已敲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选委会在选举期间确保政府必须设法控制选举前三天和选举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选民在不受阻碍下返砂履行投票义务,提高投票率。 俞利文指出,目前各家航空公司订票官网在砂拉越选举期间的机票价格飙涨,其中飞往古晋的单程票价就要高达1000令吉,令人乍舌。 他强调,无论如何,政府都必须采取必要干预,让砂拉越同胞返砂投票。 俞利文亦呼吁选委会须以科学为基础的标准作业程序,确保所有参选政党都能公平、清楚的将竞选讯息传达予民众。同时,选委会也必须公平执行职务,绝不存在有偏袒任何一方的双重标准以及标准作业程序。 此外,选委会必须确保全国的新闻媒体机构包括纸媒、电视台、电台等,对所有参选政党给予公平的选举报导。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