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必须深思熟虑 明确起草不应留下含糊之处

74

砂行动党实淡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砂行动党从来没有反对修宪,确保只有砂拉越人可以担任砂州议员。但必须记住,砂州宪法是砂拉越的最高法律,宪法的任何修正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

他指出,砂州宪法经过修正后,只有两种人符合“州内居留者”的资格,即是:
(1)出生于砂拉越州的公民,其父母或其中一位父母也出生于砂拉越,及他通常居住在砂州,或
(2)不是出生于砂拉越的公民,其父母或其中一位父母出生于砂州,及他通常居住在砂州

这项修宪法案由阿都卡林提议,并由人联党副主席李景胜附议。人联党,尤其是主席沈桂贤把焦点放在第一部分的修正,却不提及第二部分的修正,而第二部分的修正乃是行动党所关注的。

他说,人联党与其支持者都对外声称这项修宪法案是“收紧”缺口,并限制只有真正的砂拉越人可以出任砂州议员。这种说法完全不正确,我们必须研究第二部分的修正可能产生的情况,才能了解修宪带来的后果。

众所周知,砂州元首后杜潘拉戈古迪有两个儿子。砂州元首后如今已是马来西亚公民,并且是砂拉越的注册选民。2017年,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也在宪报上公布砂州元首后及其两个儿子享有“砂拉越土著”的地位。如今,许多人都存有疑惑,她的两个儿子是不是马来西亚公民?如果他们是马来西亚公民,根据修正后的砂州宪法,他们将具有参选成为砂州议员的资格。

他补充,有人辩称砂州元首泰益玛目不是这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因此修宪不适用于这种情况。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砂州宪法只是提到“父母”,而不是“亲生父母”。宪法应该是按照原文解读,而不是以宪法中根本不存在的事项进行解读。在《布莱克法律词典》中,“父母”指的是一个人的合法父母。鉴此,泰益玛目与拉戈古迪结婚后,他就是拉戈古迪两个儿子的父亲。而尽管泰益玛目的两个继子不是在砂拉越出生,但他们的其中一位父母泰益玛目是在砂拉越出生,如果现在他们通常在砂拉越居住,就可以参与竞选。

他强调,如之前所说,宪法必须绝对明确。砂律政署有强大的团队,为什么砂政盟政府不能更明确的进行草拟?为什么砂政盟政府进行的修宪还要留下含糊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