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要求砂政府强制执行酒店隔离不受理 砂疫情反弹为政府傲慢所致

623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指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1月9日所公布的的蓝宜长屋37宗确诊的案例是早可预料到的,但是却因为州政府的傲慢和漠不关心而无法避免。

“自去年疫情在马来西亚扩散以来,砂行动党已经多次要求州政府强制执行酒店隔离,因为居家隔离已经多次因为无法在第一时间得知准确的检验结果以及一些不遵从的民众而引发了新的确诊病例。”

他表示,除了要求州政府撤回居家隔离,行动党也多次要求州政府马上寻找新的隔离中心以及延长隔离期等等,但是州政府却无法在第一时间采取行动是令人遗憾的。

“与其马上采取正确的行动,人民看到的却是GPS的一众政治人物以及国州议员在为VVIP的差别待遇进行辩解,甚至还有砂拉越的部长在这个时候推广“Cuti-Cuti Malaysia”。而今天诗巫所公布的37宗确诊案例就是因为州政府的傲慢而导致。”

他补充,达雅族是砂拉越最大的族群,而砂拉越人民也都十分了解达雅族一直以来都有着集聚在长屋一同生活的习惯以及文化,因此他最大的担忧就是若疫情在长屋内扩散,疫情将有可能马上在邻近的长屋内迅速的爆发。

“我们最担心的就是长屋内有疫情爆发,而很遗憾的是州政府的各个达雅族的领袖,甚至包括砂拉越副首长兼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都没能预料并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种所有人一看就能预料到的事情,难道州政府内的精英都没发现到吗? 州政府这次又将后知后觉,亡羊补牢的重新强制酒店隔离,然后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吗? 这一次次发生的事情又再次彰显出州政府的无能。”

黄培根呼吁州政府以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马上邀请各区的民选议员一起进行讨论,才能更全面的计划并应对疫情。

“现在不该是州政府耍政治的时候,州政府应该马上邀请各区的州议员一起出席会议、互相听取意见并共享讯息,而不是继续这样将所有人都蒙在鼓里。若州政府不一味的对反对党议员抱着敌对以及唯我独尊的态度,相信今天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最后,他呼吁人民尽可能的减少外出,遵从SOP以及照顾好个人的卫生。

“就算政府抱着吊儿郎当的态度,我们人民也必须自己的照顾好我们自身的安全和健康。若州政府不可信,那我们人民更需要自律才能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