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利民发展是人民应得 人联要挟民众心态令人遗憾

钱进一市议员发表声明称,如果他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没有获得人民的支持,即意味着选民反对武吉阿瑟区重建计划,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也反映出诗巫人联党一些党员的心态。民主行动党从来不曾反对武吉阿瑟区的重建。我也从来没有! 实际上,自从我上任 武吉阿瑟区人民代议士以来,我就开始在谋划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大蓝图计划。我也在2016年至2021年的砂拉越立法议会召开的几乎每一次会议里,提出有关武吉阿瑟区的发展课题。在2018年7月、2019年5月和2020年11月,我在立法会议里,我为整个诗巫发展大蓝图和武吉阿瑟区大翻修发展计划发声。我要强调的是,尽管民主行动党是一个反对党,我们从来不反对重建武吉阿瑟区,因为我们打从心里坚信,这是人民应得的,一个现代化和发展的武吉阿瑟。 钱进一现在是两个其中之一负责武吉阿瑟区的市议员,也是担任诗巫市议会建筑管制与城市美化小组主任。他的职位和工作范围不言自明。以他这些年来在诗巫市议会拥有的职位,他理应拥有权力和权威来推动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和美化工作,而且也应该是拥有了首长的信任和合作来推动此项目。 有鉴于此,如果市议员是真正为武吉阿瑟区人民着想的话,就不会将这个发展计划好像萝卜般悬垂在武吉阿瑟区人民的面前,因为这本应该是时任政府的责任去发展砂拉越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反对党的选区。其实,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催促时任政府执行发展计划,因为这才是为人民所做的正确事情。 即使作为一个反对党的州议员,我在一个立法会议召开时也已经向砂政盟政府提呈了一份相信可行的发展武吉阿瑟区计划建议书,还说如果他们有兴趣可以看看有关计划的内容建议,不过他们没有兴趣。

未能在砂州选引入必要选举改革 俞利文:选委会辜负了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选举委员会在疫情期间,尤其在来临砂拉越选举中未能引入必要的选举改革和调整感到遗憾,显然辜负了砂拉越人甚至大马人民。 他说,适度的选举改革和调整不仅有助于在疫情期间促进更安全的投票环境,还能鼓励更多选民参与砂选举的投票,特别是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 俞利文指出,本身已多次强调选委会有责任寻求创新方案以促进更多人参与选举投票,尽管选委会在疫情期间大约有2年的充足时间去做准备,但选委会仍无能发挥他们该有角色和责任。 昨日,俞利文在国会援引议会常规第18(1)条文提呈紧急动议,迫使负责掌管选委会的首相署部长针对选委会没有履行应尽责任的失败做出判断,并希望透过这次国会召开也采取严厉措施,让居住在西马或沙巴的砂拉越人可以就地投票。 俞利文建议政府要么允许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在宪报公布为邮寄选民,不然就在西马主要城市设立特别投票站供他们投票。

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确保砂民能够以更低廉机票回砂投票 俞利文:政府应采取更多干预措施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促进砂拉越人本着民主精神,联邦和砂政府必采取更多干预措施,确保砂拉越人能够以更实惠及低廉的机票价格回来砂拉越参加砂选举投票。 据了解,由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严格限制航班飞行,以致航班趟次锐减,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也随之飙涨,远超过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能力。 俞利文表示,即使砂交通部长李景胜日前宣布从12月11日开始增加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并从每周223趟航班增至307趟。惟,砂选举投票日前后几天的机票价格仍然很高,这可能有阻许多人返砂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新闻报道称,随着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增加,如亚航等航空公司已将吉隆坡飞往古晋的机票价格降至200令吉以下。 但事实是,若在航空公司官网查询票价,往返砂拉越的低价机位却是相当有限,即使有单程也要约300令吉,其大部分单程机位还是超过1000令吉,就连廉价航空亦是如此,这肯定无法迎合那些想要返砂投票的砂选民意愿和需求。

临近大选各政党积极投入无可厚非 翁政杰抨砂政盟偷步挂起竞选海报举动

砂拉越选举已经近在咫尺,各政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投入选区工作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然而,民主制度下的选举本就应该依据相关规范以求在公平原则下进行竞选以获得人民委托。 砂行动党副组织秘书兼行動黨沙瑪拉如選區候選人翁政杰在选区进行服务工作时惊见砂政盟的选举布条已经开始悬挂在部分焦点区域。他相信这是在沙玛拉如盘根的砂人民党的杰作,以求为该党的候选人在来临的选举先霸个宣传风水位。 他指出,三玛拉汝选区是属于半城郊选区且大多数选民是住在郊区。因此,在竞选宣传的工作还是需要仰仗于传统的布条、海报,甚至也需要到访偏远的长屋进行选举工作。 他表示,此次选举由于疫情笼罩,相信会有诸多的标准作业程序以保护人民的生命健康和安全。因此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选举工作方面的局限。不过这些举措都是必需的以确保砂拉越的选举可以最大程度上减低疫情带来的威胁。 “政治本就是长久服务民众的工作,不是因为选举才来“露脸”宣传。我党在三玛拉汝选区的服务工作在疫情爆发后已开启救援工作,并且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在各个郊区长屋的请求支援下,我们都筹划了无数次的物品支援活动。以帮助生活受疫情影响的居民暂时得到一定的生活保障。”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