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选区拨款“支持我就有”? 砂拉越已被砂政盟“私营化”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谴责人联宣传秘书俞小珊依旧发表过去半个世纪的“家长式论调”,所谓地方选区拨款是“支持我就有”运作模式,等于告诉广大的砂拉越人,砂拉越不是属于砂拉越人的,而是属人联或是阿邦佐所领导的砂政盟私家的。 “这是让许多人砂人感到非常气愤的说词,来自广大民众辛劳赚取的血汗钱缴交税收后,反而被包括人联在内所组成的砂执政党充当武器威胁人民。” 所谓的人联宣传秘书应该说明为何半个世纪来砂政府管理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砂州,让砂拉越成为全国的贫穷州之一,等于自身的执政能力和绩效极为差劲和惨不忍睹,迄今依然视这样的不公平分配拨款是理所当然。 俞小珊所谓的宣传上吃亏根本就是一种极度虚伪的论调,显然也毫无担当,企图逃避责任。 单单是每逢在选举前夕和期间的各种毫无根据的诬蔑、抹黑的文宣就琳琅满目,包括看似有意无意发表责怪选民没有支持,而无法获得地方选区拨款,这等于说一切都是人民的错,是人民自己不要发展的言论。这俨然是试图误导,和又要以钞票及拨款剥夺民众说应有的自主选举权,事实上这些政府拨款根本不是任何政党候选人的私家财产。

联邦拒增加发展开销拨款 刘必雁:砂拉越应获更多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拒绝增加发展开销拨款给砂拉越及沙巴,目前依然维持拨款给沙巴52亿,拨款给砂拉越46亿,这样的分配很难让砂拉越人信服。 她说,砂政盟GPS扮演联邦政府的“造王者”角色,遗憾的是却无法为砂拉越带来更多拨款。这次发展开销大幅度增加776亿,但是砂拉越获得的拨款却在比例上没有增加反而减少。砂拉越只获分得6%。砂拉越在财政分配上感觉被边缘化了,讽刺的是这个“造王者”似乎并没有获得联邦政府的“厚爱”。联邦政府的这样分配,请问砂政盟的首席部长有什么话要说吗?还是首长个人已经很满足了? 刘必雁表示,马来西亚目前处于后疫情时期,联邦政府受促应该加大开销的力度来刺激国家各个领域的经济发展。2022年度财政预算内,总拨款给发展用途的高达776亿,虽然可以说是史上最高,但是砂拉越获得的拨款比例却从2020年的8%减少到2022年的6%,这对砂拉越是不合理的。“造王者”砂政盟GPS应该向联邦政府据理力争。 她说,因为这笔46亿财政预算是拿来提升和发展砂拉越的水电供应系统,提升学校和医疗系统的硬体设施,所以这笔财政预算的拨款对砂拉越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发展款项。如果拨款充足,而砂拉越政府又可以正确及透明化地使用拨款的话,砂拉越的发展一定可以获得各方面的提升,相信砂拉越人民也都希望自己所居住的这块土地可以有更进步的发展,继而带动砂拉越各领域的经济,同时也留住更多的年轻人才。 刘必雁表示,砂拉越的基本建设如果跟西马比较起来,许多方面是落后20年,所以要平等化及拉近东马与西马的建设发展的差距,砂拉越应该要获得更多的财政拨款来帮助砂拉越追上西马的前进步伐。希望砂政盟积极进取,为砂人争取更多的权益,而不是只会耍嘴皮子,天方夜谭的诉说7G的神话。

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 不能一味打人民公积金主意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mySalam), 让更多保险公司参与,如此人民可自由选择并且受益,而非一直打人民公积金的主意。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针对雇员公积金局将推出i-Lindung计划,允许会员从第二户头提款,通过公积金平台购买人寿和严重疾病保险一事,作出回应。他说,自国盟政府开始,国家健康保险计划的内容也随之削弱,甚至到了后期逐步暂停M40群体原有的受保福利。 他说,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是希盟执政时期,为社会B40和M40群体所提供的保险计划,其中除了从36种增至45种疾病、并可在政府医院使用及申请住院费用,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更在后期也让新冠肺炎确诊者每日可申请补贴。 “然而,这效率却一日不如一日,从原有10天批准后出款,到现在需要30天及无期限的等待,整个mySalam的服务及功能没有像当初这样让受惠者真正受益,此外,即便是记录显示申请已被批准,许多符合资格者唯有痴痴等待,更不知道何时出款日。” 他表示,政府不但没有设法解决国家健康保险计划问题,反而又再次打人民老本的主意,推出i-Lindung计划,这对人民来说是弊多于利,将来能取得的退休金会更少。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

砂拉越特别拨款无增加 政府在争取砂权益上已失败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N45准候选人黄拔明认为,政府在争取砂拉越应有权益上,已经失败. 他表示,砂人联党/砂政盟在争取联邦宪法条例112D下,砂拉越的政府特别拔款已经撤底的失败. 在1973年,签署石油发展法令(PDA)之后, 砂人联党/砂政盟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资源 - 石油及天然煤气.砂拉越政府每天奉上超过2亿令吉给联邦政府.无能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真的无法开采资源吗?只拿5巴仙的税收.在第12届州选举中,我们要抛棄砂人联党/砂盟政府. 在2022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只拔80亿令吉之中的6巴仙发展金给砂拉越.要知道,砂拉越的面积占全国的30巴仙,税收是全国的30巴仙及全国人口的10巴仙.这对砂拉越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的首长还口口声声在说:“继续为砂拉越争取应有的权益”. 掌管法律与国会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博士在新任首相之下,首100天的表现,他与砂人联党/砂政盟的首要任务是把大马契约(MA63)恢复原状.我们仍在等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