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连首席部长人选都没有 砂团党妄称认真要做政府

砂团党(PSB)在没有首席部长人选参与第12届砂州选举的情况下,又怎么说是认真要做政府? 黄顺舸声称行动党只希望成为反对党乃是恶意指责。没有任何政党会希望永远成为反对党,但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了解现实和周围的情况。 如果将砂拉越目前的情况与希盟在2018年成功换政府来比较,砂拉越要在这次州选获胜以取代砂政盟政府,缺少两个重要因素,即: 1.希盟在2018年胜选之前,反对党在之前连续两届的国选(2008年和2013年)成功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中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 在砂拉越,反对党在2016年州选的82个议席中,仅赢得10个议席。即使是黄顺舸当时也是在国阵的旗帜下赢得了峇旺阿山议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