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丢2议席人联怒开发布会 突显砂政盟合作存在裂缝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为人联党的处境感触道,砂政盟无疑是由土保党一党独大操控的,也是名副其实的国阵再版,其成员党都沦为yes man。砂政盟的小成员党只能有苦自己吃,有泪自己吞,有怒也只能发一发牢骚,真实见到面了还是要咧开嘴巴打招呼。这就是砂政盟给人民看到的政治现实面。 林财耀表示,砂政盟GPS各联盟党之间的“微妙合作关系”,从这次的人联党阿头拿督斯里沉桂贤召开记者会向各界媒体发表的强烈情绪话中,非常清楚地看出,砂政盟之间出现非常明显的裂缝及矛盾,甚至可以用“内斗”来形容。 林财耀是针对沉桂贤对人联党在来临12月18日州选举中,痛失上阵传统议席曼旺和都东的安排感到震惊、失望与愤怒的情绪发言来表达他的看法。 林财耀说,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人联党苦苦要求的议席却不被委任于兵符,主席沉桂贤的面子与情绪没有被老大阿邦佐所顾及,就这样痛失上阵传统议席的机会。两个传统议席就这样被沉主席口中所谓的某些人用不正当手段抢走了,这是砂政盟的权益斗争浮出台面的真实写照。 他表示,砂政盟是一群以党利益及私己利益为考量而群聚在一起的利益型政治联盟,因此明争暗斗自然难以避免,也是这个联盟的必然遭遇。

Omicron变种病毒汹汹来袭 联邦会否颁布短暂紧急法令展延砂选举

鉴于新异株病毒Omicron开始威胁全球,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联邦政府是否会考虑对砂拉越再次实施“短暂性紧急状态”,以推迟砂拉越选举。 俞利文是针对国防部高级部长希山慕丁宣布暂停过渡至地方性流行病,直到了解更多Omicron的变异毒株事宜,昨日于国会提呈紧急动议时作出上述提问。 俞利文补充,就连马来西亚科学院的Lam Sai Kit博士也对此表达担忧,特别是即将迎来的砂拉越选举,这种新异株病毒可能会引入我国。 然而,可能实施的暂时性紧急状态的好处,主要原因有两个: (1)让政府真正更加密切监控Omicron的传播,并采取额外的预防行动和措施。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