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信一再发表文告抹黑行动党 不如仿效火箭以实际行动解民困

426

在民主制度下的国家,反对党最大的职责是监督政府的行政,当中包括监督当权者是否有贪腐滥权的现象。与此同时,针对当权者政策上的失误提出可替代的方案与建议。这是执行人民委托的责任,也是秉承着儒家智者对从政者“身在其职必谋其政”的忠告。

遗憾的是民都鲁国会议员把张健仁纠正其对卫生总监诺希山的评语,视为蹭热度的政治技俩,更进一步抹黑行动党领袖只会咬文爵字,无实际行动出钱出力自掏腰包帮助社会。

首先,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在未获得任何拨款之前,对民生的救济活动都是通过与善心人士合作或者自掏腰包进行的。这是张庆信长期在国阵不公制度下,在享有固定拨款,更曾获得巴生自由港口(PKFZ)数十亿工程合约所不可能会理解的。

再者,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团队为三餐温饱受到影响的人民不断分发粮食,为交通不便前往疫苗中心者提供免费德仕载送等抗疫助民的实际行动,难道是张庆信不知道?还是他为了打击政敌,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进而误导民众,将这些益举当成“政治舞台上的表演素材”?

张庆信这种在疫情下依然痴迷于博取政治利益,进而不顾言论所具的误导性恰恰暴露了自己从政的卑鄙心态。正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更为可笑的是,张庆信既然要求张健仁掏出人民捐助行动党的“美录诊”(MiloTin)捐款来帮助人民渡过难关。这些捐款只能补贴行动党每场的活动经费,是难以为全砂有需要援助的人民提供全面性的援助。这种谬论是难以让人民信服的,反之,这番言论只能暴露出他自己的无知。

张庆信建议张健仁把博宣传的心思放在奉献良策上以解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在这里我欲提醒张庆信,无论是行动党的国州议员,或是各个支部,都有不断交流与及讨论,为抗疫,救经济等方面的提出可行的策略。这里就附上砂拉越行动党所提出的一些建议:

  1. 在新冠疫情不断肆虐,确诊数据不断提升的情形下,砂拉越行动党建议政府进行全面检测,同时公布检测人数。因为只公布冠病确诊病例是无法正确反映疫情实况。确诊人数肯定会随着检测人数的下降而降低。若只公布确诊人数,那人民很可能会在看到确诊人数下降后疏于防范。行动党的这项建议也是依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抗疫方案,即,广泛筛检和积极追踪患者的措施。遗憾的是,国盟政府和砂政盟政府却不采纳这建议,反之,却以减少筛检来减少确诊病例,给民众一个错觉,以为疫情获得控制。
  2. 建议政府简化繁文缛节,招募私人界的职业医生为民众接种疫苗,进而提高砂拉越的接种率。
  3. 建议政府在不同地区增设小型疫苗接种中心,分散人流。这有助于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一味求大,只会让疫苗接种中心的工作人员忙到晕头转向。
  4. 既然联邦政府已经批准砂拉越政府自行购买疫苗,那砂拉越政府在获取联邦政府分发疫苗之际,也应该自行购买疫苗,双管齐下。若一味依赖联邦政府的疫苗,那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很可能会在联邦政府疫苗短缺的情况下降低。
  5. 为了方便住在偏远地区的民众,砂政府应设立流动疫苗接种中心,实行先接种,再注册的政策。
  6. 为了解救人民与及砂拉越经济赖以生存的中小企业,砂拉越政府应立刻分发援助金,而不是等到执行行动管制令的一个月后才来分发援助金。目前的分发机制是难助于解决人民的燃眉之急。
  7. 实施较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并给与中小型企业雇员足够的薪金津贴,让他们能够熬过这次世纪病毒灾难。

这些建议是在砂拉越行动党走遍民间,聆听民声、研读世卫组织的报告及一些专业人士的建议后所提出的建议。

可惜的是,无论是国盟政府还是国盟在砂拉越的代理人,即砂政盟政府,都要等到砂拉越疫情病入膏肓的地步才手忙脚乱,提出不伦不类的各式禁令,来试图掩盖其无能的事实。因此,这里奉劝张庆信,虽然选举将至,但是请别发出一些极具误导性的文告来降低自身的素质,打脸自己的盟友,与及侮辱人民的智慧。

沈瑶瑟
民主行动党元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