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达旺市议会只获州政府微末拨款 显示州部长漠视沟渠提升工程之重要性

75

我对整个巴达旺市议会辖区只获得区区的150万令吉的拨款提升住宅区的沟渠后巷,深表震惊及咋舌,并强烈质疑不断自诩有过百亿令吉收入的州政府为何只拨出微不足道的150万令吉给巴达旺市议会?

对此,我今日特致函给巴达旺市议会主席陈开向提出一系列问题,包括是否负责市议会的部长(砂拉越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对于巴达旺市议会管辖区内的沟渠提升问题不注重,抑或他认为市议会无法胜任工程等,要求身为巴达旺市议会主席的陈开,对此作出厘清及解释。

在信中,我表示愿意通过适当渠道极力为巴达旺市议会争取更多的拨款。对此,他在信中要求陈开提供相关资料,包括工程清单、申请拨款的记录等,以便向地方政府部长和联邦政府施压。

同时,我承诺,一旦收到这些完整资料,将立即行动代巴达旺市议会争取更多的拨款经费。

政府机构的拨款程序

根据我对政府预算程序的了解,所有政府机构首先都会为新一年要实施的项目制定妥善规划和所需的预算经费,之后再通过相关部门向政府申请所需的拨款。

然后,政府将在下一年的预算中对这些申请进行必要的评估和审批,并考虑到相关机构的执行能力和实力、申请拨款项目的理由以及政府拨款的限制因素,然后才决定是否批准或驳回机构的拨款申请。

由于巴达旺市议会是隶属于地方政府部,因此,照理上,巴达旺市议会应该是通过地方政府部(其部长是沈桂贤)提交所需的项目的拨款申请。

3问题质疑微末拨款理由

随着陈开透露政府只拨出150万令吉给巴达旺市议会用于辖区的住宅区沟渠提升工程,我和古晋市民一样都提出几个有待澄清的问题,即:

(1) 为何州政府只拨出这个微不足道的150万令吉给巴达旺市议会落实这些项目?

砂拉越政府自豪地说,2023年砂州的财政收入达127亿1800万令吉,并自诩道,今年砂州预计有望坐收127亿4900亿令吉的收入,但令人感到纳闷及费解的是,为何州政府仅拨出区区的150万令吉(占2023年总收入的0.01%)予巴达旺市议会用于提升辖区的提升工程。

既然砂拉越政府拥有如此庞大的收入,州政府没有理由以资金不足为由,不能拨出更多的拨款给巴达旺市议会。

(2) 是否因为有关部长认为巴达旺市议会无法胜任,或没有能力和实力处理这些工程所需的庞大拨款?

(3) 是否因为有关部长认为这些工程不重要,因此州政府没有必要拨更多的款项给巴达旺市议会落实这些工程?

希望陈开能厘清上述问题,并给予市民交代。

沟渠长期没提升、年久失修皆是闪电水灾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古晋地区近期发生的闪电水灾,主要是因为这些沟渠年久失修,也没有得到妥善和定期的维护,以致排水不及,泛滥成灾。

如果有关部长认为这些提升工程不重要,我愿意出面协助,代陈开向该部长说明为何迫切需要实施这些项目。

至于陈开在文告中提及要求他从420万令吉的实旦宾国会选区的拨款拨出一部分给巴达旺市议会,以协助提升辖区的沟渠和道路,但碍于流程与程序,国会议员的选区拨款并不能拨给政府机构用于落实这些提升工程。

市议会拨款应依循正轨管道

政府机构必须通过适当的政府预算程序/渠道提出申请以获得拨款,而非通过其他途径。

“市议会作为一个政府机构,自有其申请政府预算拨款的管道,也有权向公众收取门牌税和相关费用,不必我多加赘述。因此,市议会在未能从政府获得预算的情况下,如今却试图逾越权限,通过‘官方预算以外’的程序,向私人、公司和/或民选代议士的拨款中获得更多资金,此举未免欠缺妥当。”

国会议员拨款多用于非政府教育团体

国会议员的选区拨款较适于用于非政府机构组织,因为,非政府组织它们无法获得政府预算拨款,它们没有管道直接从预算案中得到拨款。这有别于市议会,每年都可以通过地方政府部,直接提呈给州政府拨款的申请,以落实市议会辖区的工程项目。政府是否拨款,那就视于政府是否关注那些申请的事项。

以实旦宾国会选区拨款而言,绝大部分资金都是拨给个人选民和与教育有关的组织(如家教协会和校董会)用于教育目的以改善学校的教学设施(智能教学系统、大学教育助学金、SPM/STPM资优生奖励金等)。

我吁陈开提供详细工程资料,以便我可极力向国州政府争取

尽管如此,对于陈开要求代为协助为巴达旺市议会争取更多资金一事,我本身是义不容辞,乐于并准备通过适当和合法的渠道提供帮助,极力争取。

有鉴于此,我仅要求陈开提供相关资料,以便他能够向有关的砂州内阁部长和联邦政府施压,批准更多的拨款予巴达旺市议会,资料如下:

(1)按轻重缓急及优先顺序列明工程项目的清单、各自的项目说明、估计费用及其用

途;

(2)巴达旺市议会是否有向砂拉越地方政府部提交相关项目的拨款申请?

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

如果“有”,首次提交的时间是几时,以及州政府不批准拨款的理由是什么?

(3)巴达旺市议会是否有向联邦政府提交相关项目的拨款申请?

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

如果“有”,首次提交的时间是何时,以及联邦政府不予批准拨款的原因又是什么?

我承诺,一旦收到陈开所提供的完整资料,就会立即致函予砂地方政府部长晓以大义,告知其有关工程的重要性,同时也会致函联邦政府的相关部门,代巴达旺市议会争取更多的拨款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