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如战争砂灾委不能形同慢郎中 想战胜疫情务必摒弃个人政治议程

205

“砂政府和砂灾委的缓慢和优柔寡断决策将进一步让砂拉越人民处于危险之中。许多人开始质疑砂灾委面对紧急状态时做出迅速决策的能力,似乎与当前的危机状态不同步。”

针对抗疫期间,砂灾委或砂政府总需要在隔一天或相隔几天才能对新的防疫指南做出公布,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如此表示。

砂灾委应该有一个应急决策准则,以便他们能够更具科学性的迅速且果断地做出决策。

他直言,这就是一场战争。只是所面对的敌人不是人类,而是病毒。病毒不具备人类的思考模式,当它们开始肆虐,将不会有所偏颇。在这战争期间,我们不能要求敌人挂起“休战”旗以便我方能够缓冲 24小时来召开会议以决定下一步行动。 但,砂灾委似乎一直都这么做。

“面对这种恐怖的敌人,我方决策更是需要迅速。步步领先于敌人,才能赢得这场战争。”

庆幸的是,病毒是可以预见的,人类文明拥有足够多的科学知识和体系来支持我们处于领跑地位。惟,砂政府和砂灾委在这场与病毒的战争中,注重官僚做派更甚于对科学甚至医学的注重。

5月22日,砂灾委表示,因为开斋节相互造访占据了古晋市当天的149例冠病的确诊病例中的95%。然而在5月4日,砂灾委却允许开斋节庆祝7天,随后改为3天,在5月11日减至开斋节第一天而已。

“尽管医疗专员凭借科学数据多次发出预警,指在5月4日至5月11日的这段,每日确诊人数都在增加。在短短时间内,砂灾委的决策却与可靠数据互为矛盾,以致一个佳节砂灾委朝令夕改。”

他坦言,面对疫情科学数据是无可辩驳的。在节日期间,人们无法“自控”待在家里或遵循标准作业程序。哪怕医护人员一再声音明,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相互探访。如果可以,这整个2021年都严守在家。为了佳节而冒险,显然不值得。至少等到砂拉越也达到80%的人口接种形成群体免疫为止。

根据《数据世界》报道,马来西亚冠病“传播率”目前位于世界前列国家之一,仅次于越南。尽管“传播率”取决于许多其他因素,但它也表现出我国遏制冠病病毒的紧迫性。而砂拉越截至5月26日为止,每百万人的冠病确诊数,在全马排名第一,仅仅稍低于马来西亚平均百万人的确诊数。

在5月12日当联邦决定落实行管令3.0时,砂灾委又一次延后24小时开会再隔一天才做出不跟随联邦决定的决策。而日前,砂灾委宣布将于5月29日至6月11日间全砂落实行管令。但,该官宣并未附带任何新防疫指南。

“如同预料般,就在全砂等待最新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同时,假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喧嚣尘上。”

砂灾委再一次没有给企业商家们事先做好准备的空间。 糟糕的决策和管理能力让许多砂拉越人民对砂灾委失去信心。他们的怠慢造成社会混乱,宣布消息后,古晋的大型购物中心已开始出现排队人龙。

他直斥,砂灾委似乎很难理解现有的科学数据。砂灾委未能做出一个有效的“阻断决策”来遏制冠病确诊的增加和感染,而是缓慢性收紧已有标准作业程序。但显然,这种慢性应对并未能阻断疫。他们开始意识到,事情并不如他们所言般受控,也识到落实行管令的必要性。但后知后觉和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却拖长了砂商家民众经济上的苦难。

“决策必须基于科学和数据,而不是任何政治考量。自主权需要受到尊重和谨慎对待。这不是为了实现政治议程的工具,而是一把双面刃。掌控得好,无往不利,反之优柔寡断只会让他带来反效果。”

陈国彬强调,如今不是为了取悦选民,以“捞取选票”为决策基础的时候。民众了解也支持砂拉越拥有自主决策权,并根据实况和需求制定所需的标准作业程序。惟,务必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