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忙忙修宪仍存漏洞 陈国彬:何不采纳行动党建议一步到位?

771

“短短五天时间内,砂政盟两度提呈砂宪法(修正)法案。这整个过程中不可谓不急。修宪弥补过去宪法中所存在的漏洞本是全砂人民都喜闻乐见的,但若修宪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私欲却又出卖了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时就不恰当了。”

砂行动党青草路筹备会主席陈国彬今日发文针对砂政盟匆匆忙忙在一次州议会二度提呈修宪且强制通过的做法做出了表态。

他说,修宪对于任何一个地方政府而言都需要谨慎为上,因为宪法本身起到了对于地方人民的保护作用。

然而,在此次砂州议会中砂民看到的却是极其“草率”的修宪过程。他表示,砂政盟在未经朝野共同坐下商讨环节,单方面提呈了第一版本的宪法(修正)法案,然而初版法案漏洞百出,几经波折被在野党极力反对之下被迫延迟。即便知晓错在哪,再经修改时,砂政盟依然自我不与在野议员商讨短短两天内又草拟了第二版(修正)法案。

“若不是心里有鬼,那么砂政盟应当坚持自己所草拟的法案,而不是在在野党指出草案的漏洞后匆匆忙忙撤回并加以修正。但是整个修正却显得欠缺诚意,感觉上砂政盟只是要这法案被通过罢了。

在这过程中,砂行动党议员们为了保障砂劳越,建议将修宪内容稍作修改,那就是把条款第(2)(a)(i)“也出生于砂拉越州(was also born in the State)”改为“是一位砂拉越人(is a Sarawakian)”,以及把第(2)(b)“出生于砂拉越州(was born in the State)”改为“是一位砂拉越人(is a Sarawakian)”作为代替。唯最终直接被否决。

同时,砂行动党始终坚持有必要在修改这个条文,那就是将父母出生地改为父母是砂拉越人。

“别忘了,一个人的出生地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属于那一个州属,西马人可以在砂拉越出生,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砂拉越人,如果这个宪法被修改了,那么这个问题就将存在,那就是在砂拉越出生的西马人或沙巴人,如果他们的孩子也在砂拉越出生的话,那么那个孩子就有权力被选为砂州议员。”

同时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强调,若砂政盟不是在为“特殊的砂拉越人”铺路的话,那么他们绝对可以采纳行动党的建议,将“出生于砂拉越”改为一位“砂拉越人”,并给这个所谓的“砂拉越人”做出清楚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