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成立航空公司涉足商业领域非首要任务 陈国彬:政府应先搞好经济环境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政府与其设立新的航空公司,更应专注于协助企业的成长和创造有利与繁荣的环境。 “成立公司涉足商业领域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政府反而需要确保公务员能够无缝且有效地发挥他们的角色,而不会成为其中的绊脚石,尤其是在现金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给企业带来困难。他说,这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的,当这些关键要素得到解决时,包括本地和外国航空公司都将涌入,从而提供战略性的连接。 “在疫情爆发之前,外国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主因是因为本地的旅游业和配套基础设施缺乏吸引力。” 他举例称,即使在首府古晋周遭也缺乏便利的公共交通。如果不是电召车行业横空出世,那么情况将会更糟。

痛失2传统议席 人联党沦为GPS附庸

砂州选举近在眉睫,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于今日(12月4日)却揭露,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经将该党的两个传统议席交由其他党上阵。砂行动党丹绒巴都准候选人周长佑表示,由此可见砂人联党在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内当家不当权,就连自家传统议席都无法坚持上阵,无力决定候选人,未来更无法捍卫砂拉越人民与华社权益。 他指出,砂人联党主席拿督斯里沈桂贤表示,在 GPS主席颁发候选人委任状后,发现砂人联党的2个传统议席突然成了其他成员党的囊中物,即都东和曼旺州议席,转由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和砂土保党的耶理苏修上阵。 “当砂人联党得知传统议席被强行夺走,党主席沈桂贤只是表示“震惊、愤怒和失望”,却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捍卫传统议席,默许成员党强硬夺走议席。” 周长佑直言,由此可见,人联党心甘情愿沦为GPS的陪衬品,对GPS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可以无条件接受,未来难以有效地在州政府内部及议会内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权利。 “我对砂人联党丧失骨气的表现感到非常震惊。人联党连自家传统议席都可以随时放弃,证明了该党在GPS内已经完全沦为附庸,未来要如何捍卫砂拉越人民,包括当地华社的基本权益?”

砂沙希盟提呈修宪动议 要求修宪下放医药和教育权于州政府

本星期二 (2021年11月30日),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兼实丹宾国会议员YB张健仁连同沙巴民统党(UPKO) 主席YB马迪乌斯登敖以及亚庇国会议员YB陈泓缣向国会下议院议长针对来临的修宪案提呈动议,建议在此次修宪案中增加修改联邦宪法第九附件的IIIA列表,将医疗和教育的立法权赋予沙砂两州。 按照现行联邦宪法,沙砂两地并没有针对医疗和教育事务的立法权。而由首相署部长,砂拉越山都望国会议员旺朱乃迪 (Wan Junaidi) 所主导的修宪案,也并未提及这两项实质立法权的下放。 因此,为了更实质体现此次修宪强化沙砂自主权的意义,张健仁及其同僚联名向议长如是呈交此动议。 联邦主义

丢2议席人联怒开发布会 突显砂政盟合作存在裂缝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为人联党的处境感触道,砂政盟无疑是由土保党一党独大操控的,也是名副其实的国阵再版,其成员党都沦为yes man。砂政盟的小成员党只能有苦自己吃,有泪自己吞,有怒也只能发一发牢骚,真实见到面了还是要咧开嘴巴打招呼。这就是砂政盟给人民看到的政治现实面。 林财耀表示,砂政盟GPS各联盟党之间的“微妙合作关系”,从这次的人联党阿头拿督斯里沉桂贤召开记者会向各界媒体发表的强烈情绪话中,非常清楚地看出,砂政盟之间出现非常明显的裂缝及矛盾,甚至可以用“内斗”来形容。 林财耀是针对沉桂贤对人联党在来临12月18日州选举中,痛失上阵传统议席曼旺和都东的安排感到震惊、失望与愤怒的情绪发言来表达他的看法。 林财耀说,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人联党苦苦要求的议席却不被委任于兵符,主席沉桂贤的面子与情绪没有被老大阿邦佐所顾及,就这样痛失上阵传统议席的机会。两个传统议席就这样被沉主席口中所谓的某些人用不正当手段抢走了,这是砂政盟的权益斗争浮出台面的真实写照。 他表示,砂政盟是一群以党利益及私己利益为考量而群聚在一起的利益型政治联盟,因此明争暗斗自然难以避免,也是这个联盟的必然遭遇。

常年动用储备金填补财政赤字 砂政盟从未动脑筋解决经济隐忧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过去砂拉越政府的财政面对赤字时,州政府就会利用储备金来填补,好像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孩子,没钱了就去挖爸爸的钱包,自己根本没有动脑想办法解决经济隐忧。根据砂首长的报告,明年砂政府依然面对财政赤字。如果砂政府仍然没有稳固的替代收入,以现在的速度及方式来花费金钱在那些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计划上,胡乱挥霍,3年后破产不是什么奇事。 林财耀表示,政府所推动的各项计划,必须具备带动全砂各领域经济成长的潜力及效果,才会产生实际上的经济效益,增加政府收入,继而稳固砂拉越政府的经济实力。人民也可以在政府有实际效益的经济大蓝图中看到前途及钱途,继而参与其中,一起建构砂拉越各领域的经济圈。 林财耀是针对砂拉越议员在报章上的发言,说砂政府拨款推动发展项目,与西马一些先进州属甚至可能面对预算赤字情况是无法相比的。该名议员也自大表示,砂拉越的成就与发展,引起联邦和反对党的嫉妒。 林财耀说砂政府推出高达106亿4600万令吉的2022年砂财政预算案,其中66亿令吉是发展用途,40亿4600万令吉是营运开销。但是,2022年砂拉越的总收入预计达100亿3600万令吉,而普通开销是106亿4600万令吉,所以2022年的财政赤字预计有6.1亿。 他表示,根据砂拉越财务状况报告,2015年砂拉越有394亿令吉储备金,2016年有393亿6000万令吉,2017年有300亿4000万令吉,2018有270亿9000万令吉,2019有239亿6000万令吉。阿邦佐于2017年接任砂首长,连续几年都出现财政赤字,砂拉越的储备金出现坐吃山空的状况令人担忧。可悲的是,砂首长并不关心砂拉越经济状况,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发表不切实际的梦幻计划。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