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

及早准备无需等至12月31日 选委会应正视降低投票年龄裁决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已来到最后一个月。而就在今年9 月 3 日,古晋高等法院决定选举委员会需在 2021 年 12 月 31 日之前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 . “自高等法院作出判决以来,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 而到了2021年 12月3日是法庭裁决后的 3 个月。 由于砂选举在...

急于选举规避18岁年轻选民 砂政盟剥夺了66万人次投票资格

砂拉越投票日定于12月18日,离2022年元旦仅差14天。砂政盟因害怕18岁青年自动成为新选民,倾向于在野党可能造成颠覆性后果,耍手段急忙请求最高元首解除用以抗击疫情所实施的紧急状态,制造今年内必需选举的借口,进而剥夺66万人将自动成为新选民的合格人士失去投票资格,以保砂政盟胜选,即大家称之为的新冠选举。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告指出,基于砂政盟利用肮脏不合理手段,使许多失去履行公民权力义务的人积极参与行动党的义工行列。 因此,陈祥智呼吁选民帮忙劝导父母及亲友务必出来投票,并把选票投给在野党,向砂政盟表达最强烈抗议和愤满,为更加美好的砂拉越奉献力量。 他说,在国阵/砂政盟58年的统治下,每逢临近选举砂政府依然只能靠打发展牌,如加帛、实吧荷新机场动土、古晋修建可媲美新加坡樟宜机场、连接三马拉汉新大桥动土等,恰恰说明了砂拉越发展的落后,到处动土制造欣欣向荣假象,让民众望梅止渴骗取选票。 反观,阿邦佐这些年所公布各项计划,如原定在202年通车的轻快铁计划,现在连影子都没有,尤其7G网络还成了国际笑话,许多次乡村至今仍没有电流供应,成邦江新医院已10年了都建不好,充分体现出砂政盟政府的无能和差劲领导力。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没解决12月往返砂机票狂飙的问题 砂政府扼杀选民回砂投票意愿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指出,12月从西马往返砂州的机票狂飙,这显示出砂政盟和人联的原任交通部长李景胜过去根本没有认真的看待和解决缠绕砂沙两地的高价机票问题,而砂原任首长则只沉浸在兴建更多机场或成立航空公司的梦中,这样根本没有捍卫砂人的权益。 林思健指出,投票是大马人的权益,所有选民可以依据本身的自由意愿投票,民选政府则应该坦然允许选民投票,不是让人看到如今这样设下重重关卡,包括机票的价格,让选民投票的成本百上加斤,这是让人极为愤怒的小动作,根本是不尊重选民。 砂政盟在本次一意孤行的快马加鞭为了避开18岁的民意,不顾疫情让砂人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选举,卫生部长凯里也表明这样的期间根本不适合举行选举,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就是在打脸以阿邦佐为首执意要选举的砂政盟政府,意味着在这样瘟疫肆虐的大环境,无论是砂政盟抑或是人联是疼惜自己的权位,而不顾民众的生死。 “我们知道无论任何阵营担任政府都可能面对这个长期困扰砂沙人民的高价机票压力,特别是在佳节等特定时期,而希盟执政时期就主打在佳节期间提供特价机票,砂政盟则在问题闹大,来自民众的排山倒海的压力下,才半推半就的处理,这样的心态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为民服务。” 如今选委会在公布投票日期后,期待返回家乡投票的选民却面临这样高价的机票,这证明砂政盟为其中一员的中央政府,在为难和意图阻拦要返乡投票的砂选民,同时更不解民间疾苦,砂政盟所谓本身可以捍卫砂拉越和砂拉越人的权益根本是虚伪,更是多次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