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不当家又不当权 人联未战先丢两席

GPS宣布候选人,人联党放到口中的肉竟被叼走,未开打就先丢失两席! 沈桂贤在记者会上抗议,GPS内部有人“暗中来”,抢走了曼旺区和都东区。 砂行动党沙玛拉朱准候选人翁政杰指出, 表面上未直接点名,实际上人人都知道他在剑指抢走曼旺的土保党,以及抢走都东的砂民进党张庆信。 “在砂盟阵营里,曼旺及都东传统上都由人联党上阵。” 他说,曼旺区州议员耶里苏修原籍人联党,2016年随黄顺轲退党成立联民党,2019又再跳至土保党。当年沈桂贤已经放话“留席不留人”,青蛙可以跳,但土保党必须把议席还给人联党。

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 不能一味打人民公积金主意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mySalam), 让更多保险公司参与,如此人民可自由选择并且受益,而非一直打人民公积金的主意。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针对雇员公积金局将推出i-Lindung计划,允许会员从第二户头提款,通过公积金平台购买人寿和严重疾病保险一事,作出回应。他说,自国盟政府开始,国家健康保险计划的内容也随之削弱,甚至到了后期逐步暂停M40群体原有的受保福利。 他说,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是希盟执政时期,为社会B40和M40群体所提供的保险计划,其中除了从36种增至45种疾病、并可在政府医院使用及申请住院费用,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更在后期也让新冠肺炎确诊者每日可申请补贴。 “然而,这效率却一日不如一日,从原有10天批准后出款,到现在需要30天及无期限的等待,整个mySalam的服务及功能没有像当初这样让受惠者真正受益,此外,即便是记录显示申请已被批准,许多符合资格者唯有痴痴等待,更不知道何时出款日。” 他表示,政府不但没有设法解决国家健康保险计划问题,反而又再次打人民老本的主意,推出i-Lindung计划,这对人民来说是弊多于利,将来能取得的退休金会更少。

拥官媒资源砂政盟宣传下足功夫 行动党逆风迎接硬战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2021年12月18日的砂拉越州选,行动党完全处于弱势的情况,因为新冠疫情肆虐的关系,不能够举办露天公开大型讲座(Ceramah)就无法炒热选情。行动党也无法当场向广大民众解说竞选宣言及告知民众知晓政府的执政实际操作情况,也无法有如以往那样在“车拉马大型露天讲座”的时候向民众筹款,支撑选举所耗费的庞大开销。 刘必雁表示,在砂拉越州选的宣传战中,砂政盟这次是下足了功夫,因为砂政盟占据了官方媒体资源及经济资源的强大优势,在野党必须多付出更多的努力、心思、创意、网络等方式,才能够达到一些效果。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赛,因为在野党严重缺乏资源,拨款也被政府断绝提供,所以必须在处于下风的颓势下,逆风迎战强大的砂政盟。 她表示,相信诗巫的民众现在驾车出去,早已经可以看到道路边、交通圈内,建筑物等地方都已经插满GPS党旗,旗海飘扬,即将要登场的将是候选人的大型看板,砂政党的选举宣传势必排山倒海的淹没整个砂拉越。 她说道,相信大部份关心政治的民众都在这个时刻有个感触,这些砂政党的候选人,好像中选之后都荣华富贵失联了,如今突然又冒出来是因为又要选举了。 刘必雁表示,在这两年的疫情期间,相信民众都知道行动党的国州议员是与民众一起并肩抵抗疫情的。自资或筹资购买物资来帮助生活受疫情影响者的工作,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几乎是天天在进行,从早忙到晚,他们本身也亲自搬动米粮物资;民众挂白旗时,DAP YB们也是马不停蹄地赶往提供协助;行动党议员也前往医院帮忙搭建隔离房,派发物资及救济品。行动党把这些奔波劳碌当作为民服务的天职,因为他们不曾忘记自己是负责任及勤政的人民代议士。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